Germanium

日常忙忙忙/人生没着落的废柴研究生/时差党/猫奴/战B-苍红/HP-德罗/守望-麦源/梦工厂-Frostcup/ Dunkirk-空军组、午安组、担架组,欢迎勾搭~

Occupational Hazard 职业性冒险 (一)

吃了很久的Frostcup粮,所以也想着贡献一份大腿肉!

更新非常不定期,完全是兴致产物,只求给圈子里的大家带来点乐子啦~

HP AU,沿用霍格沃滋保卫战战后设定,除了梦工厂的两个帅锅以及他们的好伙伴之外,迪爸爸的姑娘小伙子们也会出现!

————————————————————-

这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

Jack 挪了挪遮挡在脸上的魔咒课课本,秋日阳光自然地倾泻在他脸上,让他感觉到一阵暖洋洋的。

他似乎已经在这条走廊的窗檐上睡了有一会儿了,坚硬大理石方柱硌得他肩膀都感到有些酸痛,不得不揉一揉。不远处,几十个小男巫小女巫正欢快地从通往地窖的楼梯间里鱼涌出来,想必是刚上完魔药课。顺着这些学生们的步伐,一股子穿堂风轻快地刮过走廊,走廊边的几簇栗子树都纷纷摇动起来。

十月将尽,秋天最令人心旷神怡的一部分,来得快去得也快。

Jack草草地收理了一下手边的一堆课本,将它们夹在右胳膊下。他习惯性地掠了一把他那与众不同的银白色头发,将毛衣拉好,拎起他那根巨大而又形状怪异的拐杖,朝城堡西面塔楼的方向走去。

Jack · Overland,当然大多数人更愿意称呼他为为“Jack Frost”,霍格沃茨四年级,一位拉文克劳。

分院帽之歌里唱到,拉文克劳学院总是吸引有智慧的学生。对于自己是否拥有智慧这件事,Jack也有些说不准——他似乎并没有对知识产生过过于强烈的渴望,也没有那种一语道破天机的天赋。但是,他也不会否认,在耍小聪明这件事上,他的确有一些造诣:凭着魔咒课上学到的讨人喜欢的小法术,他总是能让自己变得备受欢迎。

风又刮了起来。斑驳的阳光下,几片落叶打着旋儿,飘落在Jack脚边。

Jack轻轻抬起手中的巨大拐杖,对着地上的叶片施了一个无声咒。

一股向上旋转着的冰冷空气从拐杖那弯弯曲曲的顶端流淌出来,将叶片从地面上卷起。随着叶片不断上升,叶柄开始结冰,转瞬间整片叶面都变成了梦幻的银白色。Jack再次挥动拐杖,那些四处环绕着的风像是灵巧的手指,将这些冻住的叶子折叠成非常精致的形状——最后,它们变成了一群晶莹剔透的冰雪鸟,在走廊的拱廊下叽叽喳喳的盘旋起来。

“哈哈,来吧,来吧。”



正当Jack正沉迷于自己的杰作之时,走廊上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似乎有人正急切地朝这儿奔来。

“嘿,等一等!”

一个清脆的女声在他背后想起。

Jack有些不情愿的转过身去,寻找声音的来源。

“希望不是来找我的。”

眼下,对于已经上了一整天课的Jack来说,任何事大概都不会激起他的什么兴趣了。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大概也就是赶在开饭前回一趟休息室,踏踏实实地睡上一会儿。

果然,走廊的不远处,一个有着一头爆炸式火红长发的女孩正拖着她的光轮2000,脚步匆匆地朝Jack的方向跑来。女孩算不上太苗条,但身材匀称结实,红彤彤的脸充满了朝气,焕发着一种青春的美感。她穿着一身红黄相间的魁地奇训练服,胳膊和大腿上绑着棕色的皮质护膝,训练服的斗篷式下摆随风飘扬。

Jack认出来了,那是格兰芬多魁地奇队的追球手Merida Dun Broch。

然而,Merida想要叫住的对象似乎并不是Jack。事实上,她几乎是一路小跑地横向穿过了Jack所在的走廊,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Jack的存在。

“嘿!等一下!”

终于,Merida追上了一个走廊外正欲穿过中心花园的棕发男巫。那位穿带着宽大校袍和赫奇帕奇针织毛衣的男孩停下了脚步,有些面露难色地转过身来。

Jack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

对于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棕发的男巫长得并不算很显眼。他不怎么高,也不太健壮,虽然修长的四肢和良好的身材比例也许能帮助他在不经意间给人留下不错的印象。然而,一向敏锐的Jack注意到,男孩有着一双与众不同且令人着迷的浅松石绿色眼睛,配上他那低低压着的浓密眉毛,使他拥有一种独特的气质。

“真奇怪,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他。他是新生吗?”

眼前陌生的赫奇帕奇男孩激起了Jack的好奇心,也驱散了他的睡意。他放下了手中的书和羽毛笔,依靠在走廊宽大石拱留下的一片阴影里,饶有兴趣地观察着远处的两人。

“嘿,Hiccup!Hiccup Haddock!”

Merida看上去像是仍旧没有注意到Jack。她走到男孩面前,直率地发问起来。

“.....嗨。” 短暂犹豫了一秒以后,男孩点了点头。

Hiccup Haddock。

Jack在心中将男孩的名字默念了一遍。

真是奇怪的名字,但相当好记,毕竟以“打嗝”命名的人,这世上实在是不多。

“我就知道,果然是你!”

听了Hiccup的回答,这个格兰芬多的女孩大声嚷嚷起来。

“简直让人不敢相信!我听人说,你竟然拒绝了斯普劳特夫人邀请你加入赫奇帕奇魁地奇队的邀请?”

Merida的话让Hiccup的脸上扫过一丝尴尬。

“呃……对于这件事,请你听我解释。受到斯普劳特教授的邀请我很荣幸,这是当然的,但是…….”

然而,还没等Hiccup说完,Merida立马接上了话头。

“我知道!” 她把扫帚杵在地上,不快活地吐了一口气,“你在上个学期的比赛中出了事故,结果被德姆斯特朗校队开除了,不是吗?但你还可以打魁地奇的,我绝对相信这一点,不然斯普劳特夫人可不会来找你。”

“你已经在霍格沃茨了,而赫奇帕奇需要一个好的找球手。”

德姆斯特朗校队?

盯着远处男孩在同龄人中还稍显瘦弱的身板,Jack的好奇心蹭蹭上涨。

与学校注重战斗性魔法的传统一脉相承,德姆斯特朗魁地奇队也以彪悍而富有进攻意识的球风而闻名,其攻击性相比斯莱特林学院队还要更胜一筹。这个小个子男巫究竟拥有怎样的实力,能让他从德姆斯特朗的层层选拔中脱颖而出,成为校队找球手?

这些不断冒出的疑问让Jack对眼前的男孩更感兴趣了。

“……即使没有我,赫奇帕奇魁地奇队也一样非常优秀,我想。” 面对Merida的质问,Hiccup无奈地回复道。

“也许是,” Merida耸了耸肩膀,但是锐利的眼神却丝毫没有放松下来,“但他们有了你或许会更好。”

Merida的话显然让Hiccup感到有些不自在了。

“能加入魁地奇队很棒,也很了不起,当然。” 他短暂地避开了Merida的注视,但最后还是决定迎难而上,“但是,我有一些自己的事情要做,他们对我...很重要。所以,目前我暂时不会再打魁地奇了。”

“我很抱歉。”

“……..好吧。”

Merida抿了抿嘴。她似乎对这个话题感到非常失望。

“我明白了,Haddock先生。”

“想来也是。如果你真有那个能耐,现在就应该留在德姆斯特朗发光发热,而不是这样……来到霍格沃茨逃避你犯下的的错误。”

“我真为你感到遗憾,先生,” 她的嗓音提高了一些,平日里话语中的轻快都被一扫而光,只剩下恼怒与不快,“怪我错看了人,原来你也只是一个胆小鬼而已。”



“嘿,Hiccup!”

眼看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滑向了危险的方向,Jack决定不再袖手旁观。

虽然他和这个男孩素不相识,但是——嘿!他可是以睿智灵活见长的拉文克劳,他得去帮帮那个家伙!

Jack大叫出Hiccup的名字,并迅速抓住了身边的魔药课笔记本。他呼地翻过大理石廊沿,轻巧地落在了草地上,朝两人的方向跑去。

“……呃,嗨?”

听见有一个陌生的声音在呼唤自己,Hiccup回过头去,脸上写满了惊讶与困惑。

“原来你在这儿!我找了你好一会儿了。” Jack来到Hiccup跟前,愉快地将胳膊环绕在Hiccup的后颈。

他感觉到了Hiccup的脖子有些不太适应的一僵,但决定暂时不去理会这个。

“哦,Jack!” 对于Jack的突然出现,Merida似乎也很惊讶——她脸上的不悦都被这份惊讶所取代了。

“嗨,Merida,” Jack愉快地朝Merida打了个招呼,“好久没见到你啦!”

“哦,抱歉,我没有打断你们重要的谈话吧?”

Hiccup正想要回答,却被Merida抢先了一步。

“不,没什么重要的事!”她有些慌乱地向Jack解释着,脸上泛起了一小片红晕,“我们只是随便聊聊而已。”

“哈哈,好吧!” Jack笑了起来。他转头望向自己臂弯里的Hiccup,而后者显然并不太喜欢他忽然将脸凑近,“那么,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能从你这儿把Haddock先生借来几分钟吗?我们有几个关于魔药课的问题,约好了一块儿去斯拉格霍恩教授那里问问清楚。”

“哦,我当然不介意。” Merida飞快地摇了摇头。她抓起了身边那把帅气的飞行扫帚,踌躇着后退了一小步。

“事实上,现在正轮到格兰芬多去魁地奇球场训练呢,” 她小声地嘀咕道,“刚好我得走了。”

“祝你好运,姑娘,”Jack朝她挥挥手,“可别受伤了。”

“谢谢啦。” Merida朝Jack点头致意,似乎又恢复了以往的欢快。她回望了Hiccup一眼,眼神里似乎闪过一丝对自己刚才冲动言行的歉意,但却终究什么也没说出口。

“那....待会儿见。”

她只是飞快地丢下了这句话,便转过身,朝魁地奇球场的方向跑去。

Jack目送Merida的身影消失在草坪的尽头,略有不舍地松开了环绕着Hiccup的手臂。



“多谢啦。”

Merida走后,为了整理Jack留在走廊里的课本,两个男孩一块儿回到了走廊上。

“不客气,伙计。” Jack蹲下身去,捡起他散落在廊檐上的书,“Merida是个好姑娘,就是脾气有些倔,希望你别太往心里去。”

“当然,我明白她没有恶意。” Hiccup低声地回应着。他顺手捡起了一本Jack落在地上的占卜课课本,手指来回摩挲着扉页一个折起的书角。

他似乎仍旧心事重重,但Jack只觉得眼前男孩那白皙细长的指尖该死的好看。

梅林啊,他这是怎么一回事?

“嘿,这是你的名字吗?你叫....Jack Frost?”

Hiccup忽然举起了Jack八成新的占卜课课本,扉页的右下角是他歪歪扭扭的签名。

“Jack Overland,但是大家都比较喜欢叫我Jack Frost,你也可以这么叫我。”

“Hiccup Haddock。很高兴认识你,Jack。”

Hiccup微笑起来,将课本递给Jack。

Jack感觉到自己心脏发起了一次小小的加速。

这感觉真该死。



似乎是察觉到了主人的心思,那一群被遗忘在走廊里的冰雪鸟终于停止了无所事事的盘旋。它们从走廊的拱顶呼啦啦地飞落下来,抖动着透明的小翅膀,环绕在两个男孩的身边。

“哇,这是什么?”

Hiccup被这群从没见过的、晶莹透亮的小东西给吓了一跳。他抬起手来,看着一只小小的冰雪鸟在自己的指间上下飞舞。

“一点糊弄人的冰雪小把戏而已。你喜欢吗?”

“当然了,它们可真美。”

Hiccup被眼前的景象彻底迷住了。他小心翼翼的摊开手掌,期待着更多的鸟儿会落在他的手心。

“它们........是你变出来的吗?”

“正是如此。”

“哇哦.......这可真酷。”




“铛—— 铛—— 铛—— ”

霍格沃茨城堡的一角,钟声敲响了三下。巨大的钟摆颤动的尾音弥漫在秋日清爽的空气里,逐渐消散。

“糟糕,已经三点了!”

Hiccup忽然跳了起来,吓得他掌心中鸟儿们四处飞散。

“怎么了?”

Jack有些失落,但他努力掩饰住了心里的感受,没有在语气中表达出来。

“抱歉,Jack,但我现在必须得走了!”

赫奇帕奇的男孩急切地向Jack解释着自己目前的处境。他抬头望了望走廊的两端,似乎不太确定走哪一边比较好,但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朝魔药课教室相反的方向飞奔起来。

只消一会儿,穿着黄底黑色斗篷的身影就在走廊的尽头拐了一个弯,再也看不见了。

“再见,Hiccup。”

Jack叹了口气。他抱起了已经整理好的课本,静静注视着Hiccup离开的方向。



t.b.c

评论(8)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