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manium

日常忙忙忙/人生没着落的废柴研究生/时差党/猫奴/战B-苍红/HP-德罗/守望-麦源/梦工厂-Frostcup/ Dunkirk-空军组、午安组、担架组,欢迎勾搭~

随笔--如果处于暧昧关系的苍红一起看电影?


嘛....因为明天开始就是正式的修罗期了,所以更新就会变少吧,可能随性所写的随笔就会变多了呢..... 

算是告别这个过于长的美好暑假,接下来就是学业+找工作+准备研究生的日子了啊.... 
 
本篇主cp苍红,从幸村和瞎哥的视角下笔,但有微妙的濑户内....啊忽然也很想写濑户内啊(ry

-----------------------------------------------

—幸村视角—


“进来吧。”


我踏进玄关,准备把鞋脱掉。

哇,屋子里还真暗啊....是因为今天的聚会要看电影的缘故吗?

客厅的方向飘来了爆米花的焦香,混着一股糖浆的甜味,这验证了我的想法。

不愧是政宗殿,果然是很讲究啊。

但是, 好歹也把玄关的灯打开啊,明明开关就在你的手边嘛。


我扶住手边的鞋柜,用右脚的鞋尖踩住左脚的鞋跟。

在我面前,几双拖鞋摆在地上,被有些随意地搁成一排;玄关的另一侧,一双时髦的尖头小牛皮皮鞋安静地躺在那里,似乎不愿意和拖鞋们为伍。

唔,那样张扬的皮鞋款式,也只有政宗殿会穿了吧.......

不过,既然还没有其他的鞋子加入进来......我是第一个来的吗?


似乎是看透了我的心思,政宗殿轻轻地晃了晃他的手机。

“Ah....你应该知道了吧?今晚元亲和毛利不会来,大概又吵架了。”

“....啊?!”

我停下了脱鞋的动作。

元亲殿和元就殿又吵架了?上周才刚刚吵过一次,和平时期还真是不长久啊。

不不不,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们就...这样.....不来了吗?


“家康大概也不来,他说会加班到很晚。”

不是吧,家康殿也不来了吗?

那不就意味着......

我感到一阵微弱的不安。

“所以说.....”


我抬起头来,偷偷瞄了政宗殿一眼。

他果然也在看着我。


真是,我感到更加不安了......


“Yeah,you've guessed right。”

“今天,就只有我们两个人。”

说完,政宗殿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政宗视角—


“Hey,你还好吧?”

啊啊....这家伙啊,是看电影看到哭了吗,真是有够逊的。

如果那么容易动感情的话,就不要选择“忠犬八公”这样的片子啊。

我从茶几上的纸巾盒子里抽出一张纸巾,递给他。

“啊......我.......没事......”

听到我的话,这家伙有些尴尬地接过了纸巾。他低下头去,用力地擦了擦鼻子,小心翼翼地把身上的毛绒毯子又裹紧了一些。


Ah?裹紧毯子?

开什么玩笑,现在房子里可是开着暖气啊,it is really warm!


我有些不爽地伸出手去,打算从面前的玻璃碗里抓一把爆米花。

我身边的哭包似乎也有相同的意思;他抖了抖毯子,从毯子下伸出了他的虎爪。

然而,就在我们指尖相碰的瞬间,这家伙闪电般地将手抽了回去。


What's now?!


就在我对这家伙绝对反常的行为感到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一个想法击中了我。

Wait. 

难道说.......

他是在害羞?


我扔开了手边的几个枕头,将自己的位置往左边挪了挪,好坐的离他更近些。

Ha!这家伙啊,果然是浑身僵硬呢。

还真是Sensitive啊。


投影屏幕上,故事正上演到高潮,帕克教授的妻子回到曾经居住的小镇,看到了在车站前等待着过世丈夫的老Hachi。

这下可好,一整电影屏幕的人都开始哭了。

Of course,我身边的这家伙也在哭。


他哭的还真响啊?

很有他的作风嘛。


“喂,真田。”

“...嗯?”

他转过头来看着我。

即使客厅里很暗(没有人会开着灯看电影),我还是可以看见他的眼睛。

他的眼里满是眼泪,睫毛有些一闪一闪的,暴露着一种他平时不会轻易显示的脆弱感。

Hey,你这家伙,不要露出这种表情啊?

你这样只会让我想要......


嘛,whatsoever.


我伸出手去,揽住了他的肩膀。

然后,我低下头,亲吻了他。


对于我的有所动作,这家伙似乎是愣了一下,但最终没有抗拒。

Great.

我从喉咙里发出一笑声愉快的轻笑。


“你在笑什么?”

“Um.....你果然是最棒的。”

“破....破廉耻。”


我大笑起来,将我的lover推倒在了柔软的沙发上,加深了我的吻。


End.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