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manium

日常忙忙忙/人生没着落的废柴研究生/时差党/猫奴/战B-苍红/HP-德罗/守望-麦源/梦工厂-Frostcup/ Dunkirk-空军组、午安组、担架组,欢迎勾搭~

Grey to Blue (上)

(一) 
 
“呜呜呜....好疼…..爸爸...妈妈.....” 
 
“喂...!你能不能别哭了?”梵天丸很无奈地半蹲下来。 
 
黄昏的天空显露出一种荷包蛋蛋黄般稠密金黄色,使树叶洒下的阴影颜色变得更深。 
 
在他面前,弁丸正抱着血流不止的左膝盖,坐在长着点点青苔的台阶上嚎啕大哭。 
 

梵天丸是在小十郎的办公室里发现这个陌生的小不点儿的。 
 
放学后,他像往常一样溜进了老爸得力秘书片仓小十郎的办公室,企图说服小十郎翘班陪他练一会儿棒球。然而,小十郎却少见的不在办公桌前伏案工作——取而代之的,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男孩正规规矩矩地正坐在小十郎常用的转椅上,手里捧着一罐盒装果汁,认真地喝着。 
 
“这家伙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陌生孩子的突然出现,让梵天丸感到非常疑惑;然而,还不等梵天丸能够将心中的疑问说出口,对面的小家伙便惊喜地从转椅上跳下来,朝他跑去。 
 
“您一定就是梵天丸殿下啦!” 
 
那孩子抬起顶着一头毛绒绒棕色碎发的脑袋,漆黑的瞳孔在阳光下泛着蜂蜜一般的光泽。 
 
“在下是来自长野县上田市的弁丸,请多多指教!” 
 
说罢,这个叫弁丸的孩子又像小狗宝宝一般地向梵天丸凑过去,似乎对梵天丸手中的棒球手套十分感兴趣。 
 
眼看着弁丸向自己靠近,梵天丸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别...别过来!!” 
 
他扭过头去,防御性地伸出了双手,想要阻止弁丸继续接近自己。 
 
众所周知,伊达家的长子很讨厌与他同龄的小孩。 
 
虽然“讨厌同龄人”这一类的孤僻性格特征难免会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但梵天丸对同龄人的厌恶与偏见倒并非是与生俱来的——过去的他,作为伊达家众星捧月的小少爷,身边从不缺乏因为他手中新奇的玩具或是他口中有趣的见闻而聚集起来的孩子,他对这样的状态也颇为享受。 
 
然而,在梵天丸7岁时,一切都改变了。 
 
那一年,一场迫不得已的眼部手术夺去了他的右眼视力,也彻底摧毁了他的人际生活。 
 
手术结束后,当失去右眼的小梵天丸重新回到学校,满心期待着学校的愉快氛围能够扫除心中的悲伤,却发现,事实远远比他想象的要残酷的多。 
 
“呜哇,伊达君的眼睛是怎么回事.....看起来好可怕.....” 
 
“喂,姓伊达的小子,你的右眼看不见吧,就不要勉强去打球了,一边凉快着去吧!” 
 
看见梵天丸右眼上佩戴着的黑色眼带,所有的孩子都如同躲避某种传染病一般从他身边逃离,或是将他撇在一边,没有人愿意靠近。 
 
曾经是孩子群中人人眼羡的小霸王,现如今却成为了被人冷落、嫌弃的可怜虫,这样巨大的落差近乎夺走了梵天丸对自己所生活的世界全部的期待。 
 
 

“走开啦,小鬼!我可没空陪你玩那些傻乎乎的游戏,你不要缠着我!” 
 
看见弁丸仍旧蠢蠢欲动,想要朝自己靠过来,梵天丸继续大声驱赶面前的小豆丁。 
 
如果我这么说的话,他大概就会和其他人一样,因为讨厌我而走开了吧.....他有些自暴自弃地想。 
 
然而,弁丸的反应却完全出乎了梵天丸的意料。 
 
“....呜...呜...呜哇哇哇!!!!” 
 
他既没有说什么讽刺的话,也没有逃开——这个看起来弱兮兮的小家伙一皱眉头,用门牙咬住因为委屈而撅起来的嘴唇,狠狠地吸了一把鼻涕——然后,在梵天丸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放声大哭起来。 
 
弁丸超分贝的哭泣让梵天丸陷入了极度的惊慌失措。 
 
“嘘!!你这家伙,能不能小声一点啊,现在可是上班时间!你想被赶出去吗!” 
 
他抓住弁丸的袖口,压低了声音拼命警告弁丸停止哭泣。 
 
“可是.....梵天丸殿下....不喜欢弁丸.....弁丸超难过的.....” 
 
听见了梵天丸的警告,弁丸似乎一点儿都没有停止哭泣的意思。 
 
“弁丸啊,是想和梵天丸殿下做朋友的.....” 
 
他又吸了一把鼻涕,抽抽嗒嗒地嘀咕着。 
 
听了弁丸的话,梵天丸忽然沉默下来。 
 
他放开了弁丸的袖口,小小地后退一步,脑袋半低着,眼睛埋在百叶窗投射下的一片阴影中。 
 
办公室里出现了一阵尴尬的寂静,只有弁丸抽噎的声音还清晰可闻。 
 

梵天丸的沉默让弁丸开始感到有些害怕。 
 
“唔...梵天丸殿下....?” 
 
他小声地打了一个嗝,轻轻地叫唤着。 
 
然而梵天丸并没有回应。 
 
“不会是....更加被讨厌了吧?” 
 
想到这里,弁丸不禁感到一阵心酸,眼泪又要流下来了。 
 
然而,就在弁丸将要蹦出泪花的一刹那,梵天丸忽然猛地抬起头来。 
 
“好了好了,我明白了啦!!” 
 
独眼的男孩避开了弁丸的视线,带着一副下定决心的、大义凌然的表情,用近乎不耐烦的语气大声回复着。 
 
“真是的......我做你的朋友就是了,现在给我把哭声停下来啊!!” 
 
虽说小家伙的语气十分臭屁,但若仔细观察,便可发现,他的耳根早已泛起一片浅浅的粉红色。 
 
听到了梵天丸的回答,弁丸顿时破涕为笑。 
 
“呜哇,弁丸一定会好好和梵天丸殿下做朋友的!!” 
 
他像一只大型猫科类动物一般扑向梵天丸,紧紧抓住了梵天丸的双手。 
 
梵天丸发誓,那一刻,他在弁丸的瞳孔里看见了一大片闪烁的小星星。 
 
 
 
(二) 
 
“弁丸,你....还走得动吗?” 
 
梵天丸放缓了语速,希望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能更温柔些;太久的自我隔离,让他对自己安慰人的水平感到非常不自信。 
 
他已经用车站自动贩卖机里买来的苏打水将弁丸膝盖上的伤口简单地冲洗过一遍,还小心地用随身带着的手帕努力将伤口周围的血迹擦拭干净;然而,他们的冒险是否还能继续,还是得看弁丸的意愿。 
 
夕阳继续朝着西面山林的尽头下沉,似乎分秒都不愿等待;两个孩子的头顶掠过一群乌鸦,高声鸣叫着,朝落日的方向飞去。 
 
弁丸仍旧一言不发地低着头,手里捏着梵天丸那块已经被擦的脏乎乎的棉布手帕。 
 
他的脸红红的,鼻翼两侧的凹陷处还留有一些没有干枯的眼泪。 
 
面对弁丸的沉默,梵天丸终于感到有些恼火了。 
 
“喂!你这家伙,只是摔了一跤而已,就要半途而废了吗?那时候...那时候,可是你自己说想要看大海的啊?!” 
 
他大声地对弁丸喊道。 
 
 
 
 
在上田出生并长大的弁丸从未看见过真正的大海。对于这个真田家的小豆丁来说,长野连绵不断的青翠山林似乎是眼前一成不变的风景,而“去看海”这件事似乎还是一种只有父母能够满足的奢侈愿望。 
 
因此,当梵天丸询问他“想去哪儿玩”时,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看海。 
 
“梵天丸殿下,请带弁丸去看仙台的大海吧!” 
 
这个小家伙满怀期待地请求着。 
 
“嘛.....看海什么的.....” 
 
梵天丸思考了一会儿。 
 
“既然你这么ask的话,我就带你去看一次!” 
 
虽说是答应了请求,但对于能不能带弁丸看到大海这件事,梵天丸自己心里也没什么底。 
 
若是周末,他些许还能说动小十郎开车带自己和弁丸一块儿去海边;但现在既不是周末也不是下班时间,请小十郎帮忙这一招似乎是行不通的。从安全角度考虑,作为一个才只有二年级的毛头小鬼,他并不敢只身带着弁丸去离开城市太远的地方看海;然而,太平洋的海岸线距离仙台市仍旧有一定的距离——除非爬到高处眺望,不然在市中心可是连大海的影子都看不到的。 
 
那什么地方才足够高呢? 
 
一个地方在梵天丸脑海里闪现——青叶城遗迹。 
 
青叶城位于仙台西面青叶山的山丘顶,是一座建造于安土桃山时期的日式城堡。虽然宏伟的城堡主体早已在德川幕府时代被下令拆除,但青叶山所拥有的海拔优势,使青叶城遗迹所在的巨大广场仍旧远远高出建立在平原地带的仙台主城区。 
 
据人们相传,若是天气晴好的时候,从青叶城遗迹前方的观景台向远处眺望,不仅能将仙台城全景净收眼底,就连远方太平洋的海平线也能看的一清二楚。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仙台人,梵天丸对青叶城迹还是相当熟悉的;他暗暗祈祷着,希望能顺利地带弁丸在青叶城迹看到大海。 
 
用自己的手机向小十郎发送了汇报行程的象征性短信后,梵天丸牵着弁丸的手离开了办公楼。 

若是要从小十郎办公地所在的青叶通去到青叶城遗迹,最方便的交通工具便是环绕仙台市各个景点的观光巴士“city loop bus”。小巧而复古的西洋式观光巴士从仙台站前出发,环绕仙台市主要著名景点一周,著名的青叶城遗迹前自然也成为了巴士旅行的其中一站。 
 
然而,当梵天丸和弁丸来到标着“青葉通一番町”的站台前查看时,才发现,他们早已错过了在此停靠的最后一班巴士。 
 
“啊,可恶,这样的话只能坐地铁了啊....” 
 
幸运的是,梵天丸和弁丸还保留了乘坐地铁前往青叶城遗迹的选项。 
 
 
 
“喂,你....带钱了吗?” 
 
站在地铁站的入口前,梵天丸这才想起这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嗯,弁丸可是把所有的零花钱都带在身上了呢!” 
 
弁丸一边用非常自豪的语气拍着胸脯保证,一边在裤子口袋里使劲摸索着。不一会儿,他便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沉甸甸的、绣着黑色六文钱图案的红色小钱包;打开钱包,里面装满了各种面值的硬币。 
 
“啊....啊?你这家伙,不用全部都给我看啦,快去买地铁票!” 
 
看着弁丸在自己面前如数家珍般地把钱包里的硬币一个一个掏出来展示,梵天丸羞红了脸,大声地驱赶着。 
 
“梵天丸殿下,你不买票吗?.....难道你要跳票乘车?” 
 
“笨蛋,谁要跳票了,我有乘车卡!” 
 
仙台地下铁东西线于半年前建成,自东向西贯穿了整个仙台城。 
 
若是从位于市中心的青叶通一番町出发,列车将继续朝西行驶,在仙台大神宫附近钻出地面,横越美丽的广濑川,向青叶山的腹地行进。 
 
当列车驶过广濑川奔流而过的宽阔河床时,弁丸紧紧地趴在窗边,发出了一声欢快的惊叹。 
 
“哇!是河哎!!” 
 
“怎么样,很棒吧?” 梵天丸的语气中带着小小的自豪, 
 
“这可是守护着仙台的河,叫广濑川哦!” 
 
“啊...广濑...川?” 
 
弁丸有些困惑地学习着梵天丸的发音;忽然,他的脸上出现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广濑川!是广濑川!弁丸知道这条河!!” 
 
“哎?你听说过这条河?” 
 
梵天丸有些小小的惊讶——他并不知道,广濑川竟然如此出名。 
 
“嗯!” 
 
弁丸用力地点点头。 
 
“弁丸梦见过哦,广濑川!梦里面,一个长相很奇怪的叔叔和弁丸说的,” 他清了清嗓子,努力模仿着一个低沉、沧桑的嗓音,“广濑川可是一条不输给千曲川的、绝~赞的河呐!” 
 
梵天丸被弁丸那像是喝醉了酒的老头子似的语气逗笑了;他追随着弁丸的目光,望向那在明亮阳光下奔流不息的广濑川。 
 
“Ha!既然如此,你就好好看一看它吧!” 
 
 
 
几分钟后,地铁平稳地停靠在青叶山山脚下的仙台国际会展中心站;梵天丸和弁丸就需要在此下车,徒步登上位于山顶的青叶城遗址。 
 
“梵天丸殿下,我们....要爬山吗?” 
 
看着面前缓缓倾斜的上坡车道,弁丸扯扯梵天丸的衣角,小声询问道。 
 
“嘛.....你既然在长野长大,爬山什么的应该没问题吧?” 
 
梵天丸打开了手机地图中的导航系统。 
 
虽然青叶山并不高,从山脚走到山顶仍要花费一定的时间;看着西面天空中逐渐沉落的夕阳,梵天丸明白,若是想在天色变暗景色模糊之前看到大海的话,他和弁丸就必须要加快步伐了。 
 
然而,一心着急赶路的他怎么会预料到,弁丸竟会在登山的途中被碎石绊倒,将左膝盖摔伤呢? 
 
 
Tbc. 
 
 
碎碎念: 
 
啊,真是难以表达的感情啊.... 
 
6月的日本之旅,算是从东北到关西贴贴实实地玩了一个遍。本来以为,这趟旅行中,最让我念念不忘的会是一直渴望着想要去的上田城,但是回国以后,却一直都很惦念仙台。 
 
真是的,怎么偏偏是瞎哥的仙台啊ˊ_>ˋ(开玩笑) 
 
但是真的是好喜欢仙台啊。 
 
大地震过后重建的城市,无比崭新的仙台站和地下铁,青叶通两边高大的行道树,有着白色碎石河滩的广濑川,一切都散发着日本电影里那种独有的干净味道;虽然是东北地区最大的城市,但是城市人口却恰到好处,既不给人拥挤感也不会让人觉得很寂寞。下午乘坐地铁去市中心,一路遇见好多当地的学生,穿着校服或者是社团活动要穿的运动服,男孩子大多长得很秀气,女孩子不像东京的JK那样化妆,但是带着一点方言味道的口音非常可爱。晚上步行回酒店,街上还走着一些刚刚从沿街的餐馆(仙台的饭菜也是真心好吃!)吃完饭准备回家的年轻人,透着一股闲适感。 
 
记得以前做过一个小测试,测最适合的日本城市是哪一个,我的结果就是仙台。当时就超开心的,是因为仙台是瞎逼的城;现在觉得,喜欢仙台,已经不仅仅因为它是瞎逼的城了吧。 
 
想写这篇文章,是在给自己写仙台游记的时候冒出来的念头。 
 
“为什么不把自己喜欢的角色也一起写进游记里面呢?” 
 
虽然也知道die Fessel的大坑未填,但是想把瞎逼和幸村写进仙台城的美丽风景的渴望实在是太强烈了,再加上刚好再回顾染谷妈的梵弁漫画,于是麒麟臂他就..... 
 
嘛,综上所述,这是一篇带着点儿个人感情色彩的梵天丸和弁丸的仙台城游记;因为设定还是沿用了die Fessel的转生梗,把它当作一篇番外看也是OK的!在文章里,弁丸被设定为片仓家远房亲戚的孩子(借用了仙台真田家和片仓家姻亲关系的梗),来到仙台走亲戚(?)却意外的遇到了在仙台生长的梵天丸,展开了一段小小的冒险。 
 
文章的名字,Grey to Blue,来自泽野弘之给NHK晨间剧《小希》做的插曲,也是泽野大大的这一个系列给予了我写这篇文章的灵感,借此致敬。 
 
因为写的挺即兴的,所以并不会很长,大概就上下两篇更完,希望也能把仙台的那份美好传达阅读这小小的文章的你呀~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