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manium

日常忙忙忙/人生没着落的废柴研究生/时差党/猫奴/战B-苍红/HP-德罗/守望-麦源/梦工厂-Frostcup/ Dunkirk-空军组、午安组、担架组,欢迎勾搭~

Die Fessel (七)

#苍红# 
 
“大将,你当真要去大阪吗?!” 
 
半跪在地上的佐助抬猛地起头来看着幸村,满眼都是惊愕。 
 
“...啊,确实是如此,我已下定决心。” 
 
幸村忽然感到喉咙里一阵苦涩。 
 
 
此刻,幸村正端坐在一间相当传统的日式小居室里。 小居室是十分老式的木质结构建筑,看上去年久失修;木质的移门经过长年的热胀冷缩,已经无法完全合拢,总是留着一条缝隙。大概是深秋时节吧,透着寒意的晚风从门缝中钻进屋子,让幸村感到一阵不适。 
 
毫无准备便进入了这莫名其妙的梦,幸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会这般紧张、难受;然而,从方才佐助投射过来的凝重的眼神里,他解读出,“去大阪”大概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盘腿坐在幸村的面前的,除了佐助以外,还另有若干人。他们大都隐忍地半低着头,身着各式棉质长着和马乘袴,也有少数同佐助一般一身忍者打扮。 
 
虽然居室内的光线昏暗,整个房间仅靠墙角两只简陋的纸糊灯笼提供照明,幸村还是毫不费劲就认出了自己面前的一众人等——他们不是别人,正是幸村形影不离的十位青训营队友。 
 
“那是什么嘛,你们这身奇怪的造型实在太奇怪了!” 
 
幸村一直以来都为自己不随意评价他人穿着的正直品行感到自豪,但一见到好队友们都一身要拍舞台剧的夸张打扮,他还是差一点捧腹大笑起来;当然,在这梦境里,幸村无法按自己的意愿来行事,因此这一份小小的幽默感也没能缓和他严肃的表情。 
 
当幸村还在暗自打量着眼前装束古怪的队友们,自己忽然又开口了。 
 
“今日将诸位再次召集于此,便是想要宣布我出仕大阪的消息。” 
 
“我去意已决,只求能于大阪和家康决一死战,恢复真田家的欣荣,也为父亲报关原之仇;然而,大阪之战毕竟凶多吉少,我....并不想搭上诸位的性命。” 
 
在场的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幸村,他们眼神中闪过的光芒让幸村感到有些说不下去。 
 
“所以,”幸村小小地清了清嗓子,“在此,我以真田家家主之名下令,解散真田家臣团。” 
 
他低下头去。 
 
“至此以后,你们的去留,便由你们自己来决定吧。” 
 
 
 
“越位!” 
 
随着边线裁判员的一声大吼,幸村有些懊恼地停下了带球的脚步。 
 
方才竭力地奔跑,让忽然停步的幸村感到一阵气短;他低下头,左手插在腰上,举起右手,用右手的手背胡乱地抹掉了快要从鼻尖滴落的汗水。 
 
虽然没有人明说,但是幸村仍能感觉到,场上无论球员还是观众,所有人的视线都齐刷刷地聚集在自己身上。 
 
当然,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只打了30分钟的比赛,这已经是幸村的第三次越位了。 
 
此刻站位最近的队友雾隐才藏朝着幸村小跑过来,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友谊赛而已,放轻松一点啊,大将。” 
 
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大将”这个绰号逐渐在大阪的甲斐虎队青训营中流传开来,绰号的主人就是队中的10号主力前锋真田幸村。武田信玄带领下的虎队一向以快速精准的组织进攻著称,除了拥有如佐助、才藏等一帮子优秀的组织中场和技术中场以外,全能型前锋真田幸村精准的来球定位和一流的射术更是多次帮助球队锁定胜局。大概是因为幸村在前场的攻击能力如此强大,不仅突破防线果断熟练而且禁区内得分技术又非常高超,如同在战场上冲锋陷阵的大将一般,这样的绰号才不胫而走。 
 
然而,不知怎的,今天的幸村全然没有发挥出作为“大将”所应有的水准:传球失误,多次禁区内丢球,加上连续三次的越位,他今日的表现真可谓是饱受诟病。 
 
“前端继续突抢,后防赶快到位!”信玄在场边大声的指导着。 
 
对方队员准备开球,全场又开始跑动起来。 
 
“谢了,才藏。” 
 
幸村点头向前来安慰自己的才藏表示感谢,也小跑着加入对对方前锋的盯防战之中去了。 
 
 
 
“佐助,借一下你的洗发水!” 
 
某个角落里,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 
 
佐助抬起头,在混乱的更衣室中寻找声音的来源;紧接着,他就看见了更衣室的另一端,根津甚八朝他挥舞的手。 
 
佐助抬了抬眉毛,从储物柜里抓出了洗发水瓶,朝甚八走去。 
 
根津甚八正坐在长条板凳上休息。他只穿着被汗浸湿的球裤,球衣和球袜都被揉成了一团扔在板凳上,护腿板凌乱地倒在脚边。 
 
“镰之介呢?没和你在一块儿吗?”环顾四周后,佐助打趣似的问道。 
 
“啊,那家伙啊,他早就等不及先去了浴室,叫我待会儿把洗发水给他送进去...还真是爱干净啊。” 甚八装作受不了似的挥挥手,语气却是十分欢快的。 
 
根津甚八和由利镰之介是虎队后卫线上一对黄金搭档,在场下也是形影不离的同伴。 
 
乘着佐助和甚八聊天的档儿,分隔浴室和更衣室的白色塑料浴帘被拉开了,刚洗完澡的幸村披着浴巾从帘子后头钻了出来。 
 
“大将!”甚八轻轻地叫了一声。 
 
“唉?你们....是在等着淋浴房空出来吗?”见到捧着洗发露的两人,幸村条件反射般地问道。 
 
虽然本人已经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平和下来,佐助和甚八还是察觉到了幸村语气中隐约的懊恼与失落。 
 
“本大爷可是早就洗好了哦?是甚八要洗,他向我借洗发露呢。” 佐助耸耸肩,回答道。 
 
“啊..那正好,我刚刚洗完,淋浴房还空着。”幸村有些支支吾吾地向甚八解释着。 
 
说罢,他稍露愧色地向甚八点了点头,便走向了自己的储物柜。 
 
 
“喂,大将他....没事吧?一连几天的比赛都是相当烦躁的样子啊。” 看着幸村走远了,甚八悄声询问佐助。 
 
“哎,今天这家伙的发挥也很让你头疼吧?”佐助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奈,他的手指不停地来回拨弄着洗发水瓶的瓶盖。 
 
也难怪佐助会这么说。一旦如幸村般的主力前锋连续失误,给对手创造进行防守反击的机会,最辛苦的便是甚八等一众后防球员。今天的比赛,也是多亏了虎队钢铁打造的防线全力死守,才没有让对方的防反攻势得逞。 
 
 
“嘛,你别误会,我并没有抱怨的意思。”甚八抓起了放在身边的运动水瓶,猛的灌了一大口水,“我只是有些放心不下....” 
 
“你知道,佐助,毕竟我们马上就要....” 
 
 
tbc. 
 
 
果咩果咩,好久没有更新了,各种忙加上各种懒什么的,土下座!!但是我保证不坑啊!! 
 
最近正直欧洲杯,伪球迷如我也进入了大赛模式,每天都刷球刷的一发不可收拾...一日正在观球,灵光一闪,足球场上奔跑着的11人,11这个数字...不就是真田十勇士+幸村嘛?!于是灵感枯竭的六月便又衔接上了,准备上线十勇士(撸袖子)!!嘛,因为bsr并没有给出除了佐助之外真田十勇士的具体人物概念设计,所以这里只能根据我水头有的材料瞎逼写了...十勇士真爱粉欢迎提供各种脑洞,希望能让他们的故事更加丰满啊....

评论(7)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