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manium

日常忙忙忙/人生没着落的废柴研究生/时差党/猫奴/战B-苍红/HP-德罗/守望-麦源/梦工厂-Frostcup/ Dunkirk-空军组、午安组、担架组,欢迎勾搭~

这年头儿还有谁看童话啊?(中)


    咳咳,这里是几个世纪没有更新过lofter的丢!前段时间(大概有半年好吗....)经历了告白失败,心情奔溃,结果意外恋爱,恋爱恋爱恋爱(请想象一个身边猫满了小爱心的lady beard...并不是!),然后学校里各种忙忙茫(最后一个字没有打错),现在终于觉得自己又有一点想写文的动力了.....

    所以!这里是如同面包渣一般无法果腹的苍红粮更新!原来打算一口气写完的东西,竟然分了三次还拖延了这么久,在这里给大家土下座....但是我大概也是到了真实的那一份人生需要百分百的付出的年纪了,所以可能以后的小文章更新不会像以往那样多...但我会尽可能更新的,因为在lofter写写说说,也许还会有同好一起看,真的让我很开心!

   嘛.....虽然不能确定下一章会什么时候来,但是五月中旬放假,在开始研究生考试冲刺之前,应该可以把这个小故事写完!下一章大概会有濑户内,然后各种战B女性角色出现可能,敬请期待!

   最后,如果你也还是喜欢这对小cp的话,非常感谢你一直的关注!

   下面正文开始........

---------------------------------------------------------------

“哎呀....情况还真是有些不妙啊.....”

“这位独眼的小哥唷,恐怕是惹怒了缘结神吧!”

穿着黑白相间袍子的松永久秀先生眨了眨眼,放下手中一脸日了狗表情的独眼青蛙,拿起摆在占卜桌上的绣花手帕,轻轻擦了擦手掌。

“这家伙?!招惹了缘结神?!开什么玩笑啊,他每个月收到的情书比我一年收到的水电费账单都要多啊?!”

听了松永先生的话,元亲毫不意外地爆发了。他嗖地站起来,挂满占卜室的暗紫色天鹅绒帷缦晃动不停。

“就是因为这样...才会惹怒缘结神嘛.....”

面对元亲的抱怨,经验丰富的占卜师深沉地笑了笑。他托起的手边茶几上的西式茶碗,悠闲地啜了一口茶。

“女孩子们前去神社向缘结神求得缘结守,自然是希望能够得到缘结神的帮助。但是哦,你们年轻的朋友却对收到的告白和情书爱理不理,这不是践踏了缘结神的工作成果嘛。”

“虽然平日里都是很温柔的神,缘结神闹起脾气来,也是很可怕的哦?”

说罢,松永先生忽然抬起端详着茶碗中茶梗的细长双眼,朝端坐在面前的三个男子大学生外加一只独眼青蛙露出了一个“you guys are too young too naive,sometimes simple”的神秘微笑,桌面上晃动的烛光让房间里的气氛更加令人捉摸不透了。

松永先生的微笑让一向害怕鬼神的幸村感到一阵脊背发凉。

“那....要怎么样才能得到缘结神的原谅,让政宗殿变回原来的样子呢?”

只要知道解开咒语的办法,就可以离开这个阴森森的房间了吧......

“这个嘛.....”

松永先生摸了摸下巴,而幸村竟然莫名地觉得这个老神棍的动作里透露着一丝优雅。

“既然独眼小哥被变成了青蛙,嘛.......他大概是遇到了一位浪漫的缘结神呢……”

“既然是缘结神的咒语,自然也要用'缘'来解吧。”

想到这里,松永先生摇了摇头,快活地大笑了起来。

“请您别卖关子了,方法到底是什么呢?”

三个大学生一同凑上前去,异口同声地催促道。

“啊啊......方法啊,自然只能是那个吧?童话里都写过的嘛....”

松永先生压低了声音,饶有兴趣地望着桌面上那只眼神陡然变得犀利起来的青蛙。

“如果想要让你们的朋友恢复原来的样子,就帮助他获得来自少女的救赎之吻吧。”





“真是的......虽然我也有预感就是这样,但是听到那个神棍大叔这么说的时候,我还是很想把他揪起来揍一顿啊....”

元亲把双手插进了口袋,愤怒又有些沮丧地嘟哝到。

“这都是什么嘛!在这个年代里,抓来一只青蛙让女孩子亲一下,大概只会被当成变态吧?!”

“嘛....这件事....确实有点难度呢~”

即使是女孩子缘好的不得了的庆次,听了元亲的抱怨以后,也为此次任务之艰巨而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幸村小心地捧着手里的青蛙,慢慢跟在元亲和庆次后头。

自从离开了松永先生的占卜室后,青蛙形态的政宗似乎就一直处于一种闷闷不乐的状态。现在,他正静静地蹲坐在幸村的手掌里,平日里嚣张的气焰都去了一大半儿。

这家伙一定很失落吧?

虽然俩人经常斗嘴打架,但是幸村并不认为伊达政宗的性格有那么糟糕---虽然这家伙确实又自大又臭屁啦,但是他绝不是那种会随便无视别人的真心实意的混蛋!

所以,政宗殿被变成青蛙这件事,绝对是有什么隐情吧?

想到这里,幸村不禁默默地握紧了拳心---他真田源次郎幸村一向注重仗义人情,容不得身边人无辜受遭难;这次政宗殿的事,他也一定会全力出战,拯救好敌友于水深火热之中!

啊,他的灵魂,正在为胸腔中的这股正义之情而熊熊燃烧!!

大概是感受到了身后幸村那熊熊燃烧的灵魂所带来的高能热量,元亲和庆次停下了脚步,好奇地回过头来。

“喂,幸村,你不要现在那么魂燃啊喂?!你手里的政宗那小子快被烤焦了啊!!”

虽然也是独眼,元亲却首先注意到了幸村手里那只已经一脸无语的半烤焦青蛙。他急忙伸出手去,将某只奄奄一息的两栖动物从幸村的手掌中拎起。

“啊,糟糕!!”

被元亲提醒才回过神来的幸村这才放下手来,连忙一个深鞠躬,向已经开始冒烟的青蛙道歉。

“政宗殿,在下竟然没有注意到手中的您就那么擅自魂燃了,实在是十万分的抱歉!!”

“好了啦,小幸村也不用道歉,你也是因为担心伊达同学吧?”

看着幸村一脸愧疚地杵在那里,庆次连忙跑过去,大咧咧地环住了幸村的肩膀,用手抓了抓好友的鸟窝头。

“不要太担心啦,我们一定能想办法把他变回原样的~”

“谢谢你的安慰,庆次殿!”

“呱!”

大概是看不惯眼前的俩人如此亲近,被元亲拎在半空的青蛙先生架起了手臂,十分不满的鸣叫了一声 --- 如果是正常模样的伊达政宗的话,如此高傲的姿势和略带侵略性的语气,一定自带一种盛气凌人的效果,但现在的他,看上去却只显得有些滑稽。

“哎?伊达同学....是在叫我吗?”

听到了来自独眼青蛙不满的召唤声,庆次轻轻放开了幸村,迎面朝那只小生物走去。

“呐,元亲,先把伊达同学交给我吧!”

“哎?交给你?”

如同条件反射一般,元亲握着独眼青蛙的手向后缩了缩。

“你这家伙,要对政宗做什么嘛,我....有不好的预感啊?”

“是呢,庆次殿,你要带着政宗殿做什么呢?”

“哎,当然是那件事啦!”

幸村一脸单纯的提问,换来了庆次超级放大版的桃花灿烂式笑脸。


“我啊,要帮助伊达同学找到属于他的救赎之吻!”

“哇,来了来了啊,庆次你这张明明是单身狗却闪耀的甚比现充的脸!!”

似乎是被庆次所散发出的浓烈粉红气息所吓倒,元亲做了一个快呕吐出来的古怪鬼脸,将表情近乎惊悚的可怜青蛙小心地放在了庆次摊开的手掌上。

“嘛嘛,不要那么紧张啦!”

庆次将手中起了一身蛙皮疙瘩的政宗捧在手心,似乎全然没有感觉到政宗的顾虑;他无比愉快地笑了笑,充满自信地向小青蛙保证道:

“毕竟呀,找女孩子帮忙这种事,我可是相当擅长哟!”

tbc.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