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manium

日常忙忙忙/人生没着落的废柴研究生/时差党/猫奴/战B-苍红/HP-德罗/守望-麦源/梦工厂-Frostcup/ Dunkirk-空军组、午安组、担架组,欢迎勾搭~

这年头儿还有谁看童话啊?!(上)


不知为何Lofter的网页版它死掉了....所以只能带图发上来.....虽然是万圣节贺文,但因为知道自己绝对没有可能在万圣节到来之前把全文码完,所以就先发个上篇吧orz.....

CP仍旧是苍红,下篇大概会有濑户内,然后老瞎他....额....变成了一种不是特别cool的动物....结合标题大概也猜得到吧www

那么接下来,happy Halloween and enjoy~


--------------------------------


“嗷?!”


佐助停下了他手中的锅铲。


天啊,他以自己忍者般敏锐的听力起誓,就在0.5秒钟前,有一个质量在70公斤上下的大型物体正从一处高度为半米上下的平台上自由落体式滚落,重重地砸在了地板上。


幸村掉下床了?!


这是一个美丽的十月清晨......well,也是十月所剩不多的最后几个清晨了。虽然天还没有完全亮透,武田大宅内已经充满了忙绿的气息,一股煎荷包蛋的浓郁香味正弥漫在厨房和餐厅之间,令人垂涎。


然而此刻,我们的掌勺人却正皱着眉头,有些疑惑地杵在天然气灶台边。


在佐助的记忆里,自己那位热血过头的年轻舍友虽然好动,但睡相还是相当老实的。几次三番地,他被幸村委以重任,在这位年轻大学生如钢铁般坚韧的神经成功抵制闹钟对他睡眠的摧残时,强行把那家伙叫醒;然而,即使在床上呈大字型睡的四仰八叉,幸村......总归还是睡在床上的嘛!


所以,对于幸村掉下床这样的事,佐助也是第一次碰见。


而且,那家伙还活见了鬼似的大叫一声“嗷”........


“佐助哟!” 


瞧见佐助一副神色凝重的模样,坐在餐桌边的房东信玄老先生放下了手中报纸的政治版,抖擞抖擞精神,大笑着朝站在灶台边的小房客挥挥手。


“煎蛋老夫会照顾的,你要是担心,就去看看幸村吧!”





从地毯上挣扎着爬起来后,幸村抓了抓他那睡成鸟窝状的一头乱发,不可置信地捧起了趴在自个儿床沿的那一只神气活现的独眼青蛙。


是的,独眼青蛙,还带着一副看上去相当令人叹为观止的迷你眼带。

他捏了捏自己的脸。


天了噜!他真田源次郎对三个街区外的老牌和果子店掌门老板发誓,昨晚上床睡觉之前,他确定一定坑定是关了窗的!


所以,谁能够告诉他,为和在他隔日醒来的时候,胸前会停着一只碧绿碧绿、如假包换的青蛙?!


面对眼前幸村的一脸懵逼,青蛙先生似乎有些不以为然;它眨了眨那只对于普通青蛙来说似乎有些神采飞扬过了头的左眼,对幸村露出了一个“Hey,你愣着干什么”的表情。


等等?!为什么一只两栖动物会有这么丰富的表情?它明明只是一只青蛙而已啊?!


而且,这臭屁到不可一世的眼神,还真是令人感到眼熟啊.....?!


然而,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允许幸村多想了;在佐助的脚步声在楼梯间里响起的一刹那,他迅速地将青蛙藏到身后,装出一脸“天气真好有何贵干”的表情,面对刚进门的佐助投射过来的疑惑眼神。


“旦那,你怎么大叫一声就翻下床了,没事儿吧?”


“哈哈,佐助啊.....”


幸村有些尴尬地干笑了两声,以便拖延时间来寻找一个好的解释——要知道,撒谎从来都不是他的强项。


“嘛......不好意思,貌似是做了很夸张的梦,结果就翻下床了啊....”


“哎?什么梦啊这么剧烈?不会是什么色色的事情吧.....”


听了幸村的回答,佐助翻弄着手中的锅铲,饶有兴志地逗趣道。


“哈?你....你....在说什么啊,超破廉耻!”


幸村随手抓起一个大力枕头朝佐助丢去,却被佐助轻而易举地接住,反抛了回去;年长的舍友对幸村露出了一个招牌式的微笑,笑容里是满满的恶意。


“开玩笑,开玩笑的啦,我们都知道旦那你纯良胜过魔法少女,所以不要激动嘛。”


“拜托....能不能别揶揄我了.....”


幸村一脸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想要把佐助赶出房间。


“嘛....既然没事的话,就快点下楼来吃早餐,你今天是早课吧?”


佐助晃了晃手中的锅铲,示意早饭马上就要出锅了。


“知道了....”


“你先去吧,我换好衣服就来。”


目送着佐助走出了房门,幸村终于松了口气,回过头去拎起被自己藏在身后的青蛙。


果不其然。


即使被幸村拎着,青蛙先生还是用一种“你还真是纯情啊”的老道表情打量着他,眼神之狂妄,完全没有一种自己是一只青蛙的自觉。


再一次地,某个熟悉的身影在幸村的脑海中浮现。


“真伤脑筋啊....果然.....还是把你一起带去学校比较好吗.....”








“啊......嘛......你这么说的话,还真是有点像伊达同学呢!”


在打量了面前的青蛙半天以后,庆次抓了抓脑袋,有些不可置信的总结到。


“我就说吧!!”


幸村大口地吸了一口面前的冰红茶,却险些把自己给呛到,换来了蹲坐在桌面上的青蛙先生一个嘲弄的眼神。


“看吧,看吧?!那种不屑的眼神,只可能政宗殿嘛!”


路过的咖啡店女服务员用有些疑惑的眼神打量着围坐在露天咖啡桌前的三个男子大学生,但最终还是叹了口气,继续寻找她托盘中这杯咖啡的主人。


真是的,现在的大学男生,大脑里都少根筋吗,竟然和一只青蛙过不去哎。


“喂,你们两个啊,与其在这里啰里八嗦的,这么简单的事情,测试这家伙一下不就好了嘛!”


似乎不愿意再这样继续胡乱的推测下去,元亲扒开了坐在身边的友人,凑近面前有些不耐烦的青蛙,脸上露出一个“你们给我瞧好吧”的表情。


“嘿!小家伙,你可听好了,我接下来的问题,选第一项叫一声,选第二项叫两声,明白了?”


独眼的青蛙轻轻地鼓了鼓腮帮子,饶有兴趣地盯着元亲,那神情简直就像是在说“Ha!放马过来吧!”


“不错嘛!那我就开始问了哦,你给我听好了!”


“第一题!'are you ready'还是'准备好了吗'?”


“呱!”


“第二题!一支铅笔还是六支铅笔?”


“呱呱!”


“第三题!前田庆次还是真田幸村?”


“呱呱!”


呱声刚落,元亲立马直起身子,一脸的兴奋。


“哇?!这么高的统一性?!这一定就是政宗那小子没跑了嘛!”


“哎?!你这....就算是确定了?” (“喂,你为什么选幸村不选我?!”)


看着元亲一脸深信不疑的模样,庆次和幸村同时一脸不置信地大叫起来。


“可不是吗?这只青蛙的回答完全符合政宗那家伙的个性啊!”


元亲白了庆次一眼,将双手交叉在胸前,语气理直气壮。


“而且幸村你也说了,这只青蛙像政宗吧?”


“作为那家伙独一无二的好敌手,你的直觉怎么会错!”


“这么说的话,确......确实.....”


说实话,在见到这只青蛙的第一眼,“真像政宗殿”这样的想法就已经出现在了幸村的脑海里。不仅仅是独眼的外貌,这只小动物的气质、神态,每一个特征都让幸村觉得熟悉到无以复加。


“好吧.......”


“那么.....就算我们姑且相信这只青蛙就是伊达同学好了....“


“他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面对这个有些不可思议的发展,庆次揉了揉太阳穴,打算让话题继续。


“这我怎么可能知道,只能问这家伙自己吧?”


对于庆次的问题,元亲耸了耸肩,表示无从谈起。


“所以啊......政宗殿,你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才会变成这样的呢?”


幸村趴在桌前,困惑地询问着面前的青蛙,然而却收到了一个有些懊恼却也有些无奈的眼神。


“幸村啊,你就别问了,即使这家伙知道,他现在也说不出来吧?”


元亲拍了拍幸村的肩膀,表示安慰;白发的大个子感觉到了身边的伙伴心里那股强烈的失落之情,但是他也爱莫能助。


“啊......我到是觉得......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把伊达同学变回来的方法!”


“如果.....我们能想办法把他变回来的话,一切问题都会得到答案的吧?”


“所以,现在可不是消沉的时候哦!”


庆次低下头来,为幸村股劲儿。


“嘛...道理我也懂啦...”


幸村对庆次无奈地耸耸肩。


“嘛.....确实如此,总不能让这家伙用青蛙的身体过一辈子吧,用他的话来说,这真是一点也不--cool哦?哈哈哈哈!”


“呱!”


听到了元亲的半开玩笑的吐槽,桌上的青蛙有些不爽地鸣叫了一声,活像是政宗眯着他的左眼对元亲大吼“piss off”。


“但是.....怎么样才能把政宗殿变回原来的样子呢?”


然而,幸村抛出的问题,让所有人又陷入了沉思。


毕竟,对于三个平凡的大学生来说,把一个大活人变成青蛙再变回原样这种事,也不是他们在生物实验室鼓捣一天就能拿出解决方案的。


“哎!!我有主意唉!!”


忽然,庆次猛地一抬头,大叫起来,惊的元亲差点打翻了面前的咖啡杯。


“庆次你这家伙啊,不要这么大惊小怪啊?!”


“抱歉抱歉,我有点激动了呢.....”


庆次双手合十,对元亲做了一个道歉的动作。


“但是啊,我有了一个好点子哦!既然是这么灵异的事情,我们去找占卜师问问不就好了嘛!”


“超级巧的,我刚好认识一位,要不要一起去试试看?”


“听上去....很微妙啊,神棍什么的吗......”


“什么嘛,我可是在认真地发表提议啊!”


“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幸村想要去吗?”


面对庆次的建议,元亲有些尴尬地摸了摸下巴,但还是相当绅士地询问了幸村的意见。


“嗯....”


幸村有些犹豫地瞟了庆次一眼,却得到一个信心满满的前田式微笑。


“那....咱们一块儿带政宗殿.....去试试?”


幸村看了看元亲,对方回了一个“我无所谓”的懒散眼神。


“哟西!那我们就带上伊达同学,去找松永先生吧!”


得到了死党的赞同,庆次充满信心地站了起来,眼神在眼光下闪闪发亮。




tbc.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