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manium

日常忙忙忙/人生没着落的废柴研究生/时差党/猫奴/战B-苍红/HP-德罗/守望-麦源/梦工厂-Frostcup/ Dunkirk-空军组、午安组、担架组,欢迎勾搭~

Die Fessel (八)

#苍红# 
 
嘭!” 
 
足球触及脚背,发出一声巨响,再被大力抽出,以一个优美的弧线朝球门飞去——然后不偏不倚地打在了球框的门柱上,弹开了。 
 
“可恶!” 
 
幸村生气地大叫一声,向空中大力挥出一个上钩拳;然而,运气像是故意想要捉弄他似的,让他在挥拳的一刹那失去了平衡,扑通一声倒在了草地上。 
 
“这真是...令人不爽到了极点啊...” 
 
倒在地上的幸村吃痛地捂住了胳膊。 
 
他有些无奈地嘀咕了几句,但最终还是任命般地舒展开了四肢,精疲力竭地躺倒在了草地上。 
 
 
 
幸村仍旧记得,还是“小不点”的他,第一次由武田教练带进青训营的样子。 
 
对于还是孩子的幸村来说,青训营的接待大厅是高而宽阔的。刚从遥远的山城搬来繁华的大阪,他对身边的一切不熟悉的事物都下意识地抱着一份敬畏感,无法很自在地离开守在身前的教练,独自在偌大的接待大厅内荡来荡去。 
 
“唔,这里....一定有很多很厉害的人吧....” 
 
看着墙上满满挂着的球员照片和荣誉书状,幸村抓住手中球包的背带, 
 
“这样的话...我....也要加油才行....” 
 
他有些紧张地想。 
 
“嘿,你是新来的吗?” 
 
忽然,幸村感到有人在背后招呼他。 
 
“....是!!” 
 
大概是过于紧张了吧,幸村还没有看清背后来人,便已经大大的鞠了一个躬。 
 
“在下真田源次郎幸村,来自信州上田,请多多指教!” 
 
然而,幸村预想中的回礼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孩子的大笑。 
 
“噗....哈哈哈!” 
 
“对不起啦,但是我可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前辈哦?” 
 
幸村抬起头,打量着面前的人。 
 
那是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少年。虽然少年的个子不高,却给人一种身手敏捷的印象。 
 
“所以,你就是那个未来之星真田幸村咯?” 
 
就在少年说话的当口,他身后的走廊里,又探出了一溜儿的小脑袋。 
 
“...哎?” 
 
光顾着注意躲在走廊里的孩子们,让幸村没怎么用心去听少年的话。 
 
“...抱歉,我刚才没有用心听....” 
 
少年潇洒的一回头,看了看身后的情况。 
 
然后,他重新转向幸村,露出了一个自信的微笑。 
 
“你这家伙,挺拽的嘛!” 
 
他伸出一只手来。 
 
“我叫猿飞佐助,和后面的这群家伙一样,是你未来的队友,请多多指教啦!” 
 
 
 
 
“Hey,这不是武田的幼虎嘛!这么晚了还在practice,还真是努力呢!”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幸村的头顶响起,将幸村的神志抽回。 
 
那独特的语气,再加上夹杂着英文单词的标志性问候方式,让他一下子就猜到了来者何人。 
 
“什...什么?伊达....政宗?!你怎么会在这里?!” 
 
幸村吓得一个激灵,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但却被忽然俯下身来的政宗给吓了回去。 
 
“Oh…?真田幸村,你在怀疑什么啊,我只是饭后散步经过而已哦?” 
 
“恕我直言,你并不住在这附近吧!” 
 
幸村没好气的回答。 
 
独眼龙露出一个狡黠的表情,微笑起来。 
 
“....你还真是不解风情啊?” 
 
他慢慢地靠近幸村的脸。 
 
“....是你比较破廉耻吧?不要再捉弄我了!!” 
 
面对越靠越近的政宗,幸村一边手脚并用地进行自我防御,一边大声地和对方争吵着;政宗也不甘示弱,一边躲避着朝他飞来的武田式直钩拳,一边奋力想要把幸村牵制住。 
 
两个人就这样在草地上打闹了好一会儿。 
 
 
 
“OK,All right!All right!我认输了!” 
 
终于,独眼龙似乎厌倦了这样无休止的猫猫拳攻击;他叹了口气,乘着幸村攻击的间隙,一个翻身,坐到幸村身边的草地上。 
 
“你早该认输了!” 
 
幸村小心翼翼地收起他的拳头。 
 
看到幸村已经收手,政宗像是终于放心似的躺了下来。 
 
“说正事吧。其实啊...我是想来帮你一把的哦。” 
 
他放松的望着晴朗的夜空,轻轻对幸村说道。 
 
 
 
对于政宗的话,幸村立刻表示嗤之以鼻。 
 
“帮我什么的,你并不会踢球吧,少来了!!” 
 
他转过身去,将后脑勺留给了身边的独眼少年。 
 
“.....Ah,确实呢。” 
 
大概是预料到了幸村会是这样的反应,政宗并没有立刻反驳。 
 
“从球技上来说,我的确帮不了你什么,这是你自己要去参透的问题。” 
 
他将双手枕在脑后,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 
 
 
 
“但是.......我毕竟是拥有那个时候的记忆的人哦?” 
 
“现在我就在这里啊,你难道不想问我,关于那时候的、一直让你苦恼的事实真相吗?” 
 
 
 
听了独眼龙的话,幸村并没有马上给出答复。 
 
他仍旧一动不动地躺在草地上,就像什么都没有听见一般,也没有回过头来。 
 
春末的夜晚,空气仍旧带着一丝凉意。虽说距离午夜时分还早得很,草地上已经覆盖了一层薄薄的露水,潮呼呼地粘在两个高中男孩的运动衣上。 
 
一阵晚风吹来,唤起周围树叶一片哗啦啦抖动的声音,然后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政宗伸出一只手,轻轻将掌心按在幸村宽阔的后背上。 
 
“喂,你真的.....什么都不想和我说吗?” 
 
他轻柔地问道。 
 
听见政宗的低语,幸村的背部肌肉忽然僵硬了一下;他挪了挪身子,尝试摆脱政宗放在背上的手掌,却发现背后的衣料已经被对方紧紧的握住了。 
 
他有些不自在地叹了口气。 
 
“那时候......你是我的敌人吧?” 
 
“既然都想杀了我,还会在意我这么多事吗。” 
 
听见幸村闷闷的声音,独眼龙噗嗤地笑出了声。 
 
“Ah.....要是当真能够不在意,就好了呢。” 
 
他喃喃自语道。 
 
似乎也是感受到了政宗话语中夹带的淡淡悲伤,幸村一时不知要说些什么才好。 
 
沉默又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 
 
 
 
“虽然这家伙又奇怪又喜欢捉弄人,但是....他其实并不坏吧。” 
 
虽然仍旧背对着政宗,幸村却开始有些动摇。 
 
“打架也好,斗嘴也好.....这家伙虽然难缠的要死,却从来没有真正伤害到我过....” 
 
对方手心的温度正透过单薄的运动衫,渐渐渗透幸村的皮肤;微凉的夜晚,万籁俱寂,这一股独特的暖意,竟让幸村不忍心就这样对独眼龙说出“请离开吧”这一句话。 
 
“我...并不想让你难过啊。” 
 
一个奇怪的念头在幸村的脑海里闪过。 
 
“那....就这样吧。” 
 
他像是下定决心般地握了握拳头,然后转过身去。 
 
 
 
 
“....喂,独眼龙,事先和你说好,我所要问的问题,和你可是一点关系也没有哦?” 
 
面对脸颊微红表情却异常严肃的真田幸村,政宗稍稍有些惊讶,但随即又恢复了他一贯的老道表情。 
 
“No problem. 想问什么就开口吧。” 
 
“好.....那么,我想问的是....” 
 
幸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那么,我想问的是.....传说中的真田十勇士,是真实存在的吗?” 
 
“....他们,真的都为了真田幸村,在大阪....死掉了吗?” 
 
 
tbc. 
 
 
炒鸡迟到的更新!继续十勇士剧情,然而让瞎哥强行上线,哈哈。 
 
为了写好十勇士而去看了一点司马辽太郎先生的风神之门,但是感觉却并没有什么长进orz(只是完成了从“向土方岁三学撩妹”到“向雾隐才藏学撩妹”的转变,而且为啥我老是觉得辽太郎先生笔下的才藏价值观那么像瞎逼?“伊达才藏”果然是有点道理的吗....)虽然说是没什么长进啦,但是还是被书中甲贺派忍者的忠义给感动到了(佐助呜呜呜我果然还是最喜欢你啊)。虽然说战斗力相比伊贺流还要稍逊一筹,还经常站错队没能成为德川幕府的御用忍者流派,甲贺忍者那一股“虽不是武士,却有着武士一般忠诚护主之义”的信条,还是让我感动了一把。在这个一切都要靠金钱和名誉维持的年代里,只是因为欣赏一个人的能力和胸怀,甘愿与其共同进退、即使失败也觉得值得,这也是一种难得的幸福吧(说的是佐助哦!!)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