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manium

日常忙忙忙/人生没着落的废柴研究生/时差党/猫奴/战B-苍红/HP-德罗/守望-麦源/梦工厂-Frostcup/ Dunkirk-空军组、午安组、担架组,欢迎勾搭~

Grey to Blue (下)

(三)

哗啦哗啦,是水流动的声音。 


伊达政宗正骑马伫立在某一座山丘的半山腰处。 

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条湍急的河流。 

马背上的独眼大将吆喝了一声,轻轻地扯了扯缰绳;深灰色的骏马温顺地退后了几步,让主人能够更好地欣赏眼前的风景。 

那是一条非常有气势的河。 

从高处眺望,河流的沿途山峦环绕,虽然河床并不深,河水却异常湍急,让整条河都显得气势非凡;不远处,一条支流缓缓注入主干,两川交会,形成一大片三角洲平原,像一枚巨大的剑锋横向拍打在水面上,将河水劈成两半。 

眼前千曲川气势滂沱的景象,让政宗觉得既熟悉又怀念。


“政宗殿下!” 

仍旧沉浸在面前的景色中,伊达政宗忽然听见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他回过头去,看见一张英俊的面孔。 

“信之殿下的使者已经前来迎接,您是否要...” 

“Ah,知道了。” 

政宗故作轻松地挥了挥手。 

“再给我一点时间,重长。” 


一阵温柔的晚风拂来,吹乱了政宗的头发。 

在他身后,成片的森林在风中发出有节奏的律动,梭梭之音,就像从渺远之处传来的涛声。 

夕阳渐下,千曲川的河水在阳光的照射下,涌动着粼粼波光;天空明净,而一轮落日如同被熊熊烈火所点燃,慢慢沉落于西面巍然不动的群山之后,耀眼的光芒将一切都染成红色。 


“喂,我又回来了,妻女山。” 

奥州霸主的嗓音,已经随着他的老去而逐渐变得沙哑;虽然他的语气仍旧不可一世,却也夹带着淡淡的悲伤。 

“真是.....每一次都是我跑来你这里,景色已经看厌了哦?”

他微笑起来。 

“我啊,可是一直想带你去看一看呢,属于我的城。” 

“那里才是真正的cool呢.....不仅可以看到山,看到河,还可以看到大海,景色绝赞。怎么样,够有派头吧?” 


一队野雁结对飞过山顶,朝它们远在南方的目的地进发。雁群发出的起伏雁鸣声似乎在宣告着,夏日在不久之后即将终结。


伊达政宗低下头去。 

“我........想要你看到啊。” 



“梵天丸殿下,请醒一醒,已经到家了哦。” 

从驾驶座传来小十郎熟悉的声音,将梵天丸从睡梦中叫醒。

“啊...到家了吗....” 

梵天丸从后座上将自己撑起。

他默默地瞟了一眼窗外;不远处,伊达家大宅明亮的灯光已经依稀可见。 

“做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梦啊....” 

带着一种半梦半醒的迷茫,梵天丸小声嘀咕了一句。 

他拿上手边的棒球手套和棒球,去摸索车门的门把。 

忽然,梵天丸感到一阵来自伤残右眼的不适;习惯性地,他放下了手中的棒球手套,去确定眼睛是否还安好。 

“梵天丸殿下,您没事吧?!” 

虽然梵天丸的动作微小,细心的小十郎还是从后视镜中注意到了。他立刻回过头来,关切地询问坐在后座上的独眼少年。 

然而,面对小十郎的询问,梵天丸只是捂着右眼,没有回话。 

“难道右眼的伤口又化脓了吗?” 梵天丸的沉默,让小十郎更加紧张了,“如果您感到有任何不适,我都可以立即带您去医院!” 

“...小十郎,我没事。” 

正当小十郎掏出手机,准备给眼科医生拨打电话时,梵天丸却抬起头来。 

他摘掉了眼罩,露出了结有可怕疤痕的右眼。 

“看,伤口没有化脓,好好的哦。” 

“啊...没事就好。” 

看到梵天丸的伤口安然无恙,小十郎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他朝梵天丸点点头,将手机放回了口袋里。 

然而,相比放心下来的小十郎,梵天丸却仍旧不安地捂着右眼,表情迷茫。 

“只是......小十郎....” 

他有些困惑地说道, 

“我,似乎做了一个让自己哭的很厉害的梦啊。” 


(四)

“喂!你这家伙,只是摔了一跤而已,就要半途而废了吗?”

“那时候...那时候,可是你自己说想要看大海的啊?!” 


朝着弁丸大吼出声的那一刹那,梵天丸便开始感到后悔。 

他不应该对弁丸发脾气的;倘若小十郎在场的话,一定早已在婆婆妈妈地朝他念叨,报怨心情失落的玩伴——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弁丸或许还是他唯一的玩伴——简直就是交友过程中最最最糟糕的选择。 

他不愿意看到弁丸和其它孩子一样,在经历了他性格中丑陋的一面以后,慌忙从他身边逃离。

然而,梵天丸也有需要将自己的情绪发泄出来的理由。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强烈的焦虑感正在不断地充斥着独眼少年的内心;他害怕,如果自己无法说服弁丸继续启程,两人就无法在太阳落山前抵达青叶山的山顶。 

如果到达山顶时,天已经黑了,他们又能看到什么呢? 

梵天丸想要让弁丸看到仙台的大海,强烈地想要。 

他决不能失去这一次机会。 


“弁丸!!” 

见弁丸仍旧埋着头,梵天丸不由得又提高了音量。 

“你倒是给我回答啊!!” 

他感到胸腔内积攒着给种情绪,像洪水一般,将要满溢出来。

“难道说,你真的准备放弃了吗?!!” 


“弁丸...才没有说要放弃!!!” 

终于,弁丸像是下定决心似的,抬起了糊满眼泪和鼻涕的脸。 

他倔强地盯着梵天丸。 

“弁丸可是.......一直——一直——都很想看到大海的啊!!”

小家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以完全不输给梵天丸的巨大嗓门回复道: 

“在下想和梵天丸殿下一起看到大海啊!!!!” 



傍晚时分,通往青叶城遗迹的山间小路已经变得相当清闲。树林静谧,可以听见枝桠间滋滋不断的蝉鸣,也可以听见不远处的某一片树荫下,山泉那潺潺的叮咚作响。 

在一片宁静之中,弁丸与梵天丸的争吵声自然显得无比响亮,仿佛天地之间只剩下他们两人一般。 

“在下想和梵天丸殿下一起看到大海啊!!!” 

随着弁丸将心里话脱口而出,梵天丸感到心头一紧。 

他本想继续开口反驳面前这个幼稚的孩子;然而,弁丸的话,使他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他舍不得反驳,这个名为“一起”的邀请

他已经太久、太久没有听到过这样的邀请了。 

梵天丸本以为,自己早就习惯了孤独这一回事。 

他什么时候不是一个人呢?繁忙的父亲,专注于照顾弟弟的母亲,对他躲躲闪闪的同龄孩子,谁都是如此——即使他愤怒,他恳求,他悲伤,他哭闹,也从不曾有人愿意向他伸出手来。 

就像是在水下憋气一样啊。 

对讨厌游泳梵天丸来说,漫无边际的寂寞日子,就像是满满一泳池的水;在水下徒劳的挣扎中,他逐渐明白,只有习惯了屏住呼吸,才能在沉闷的水面下生活下去。 

只要忍耐一下,梵天丸相信,自己就可以做到什么感情都不奢求。 

然而,弁丸的到来,正慢慢改变着一切。 

就像一股不可抗力一般,来自弁丸的热情,正慢慢将梵天丸从一池的孤独之中拖拽出来。 

多么美好,阳光,水面,以及新鲜的空气! 

这个一直对他满怀信任与期待的小家伙,带来了梵天丸渴望已久的救赎,让他感觉不再孤单。 

也许吧...... 

看得到大海也好,看不到大海也罢,梵天丸所需要的,大概只是弁丸能够陪伴在他的身边,这一件小事而已。 



看着眼前皱着眉头、使劲儿睁大眼睛以憋住眼泪的小豆丁,独眼少年轻轻的叹了口气。 

“啊,啊,真是败给你了啦....” 

他走到弁丸跟前,像是安抚小宠物似的抓了抓弁丸的头发。

“对不起,是我太着急了......勉强给你道个歉吧。” 

“呜....梵天丸殿下....” 

看见梵天丸已经消了气,弁丸紧绷的神情终于放松了下来;他抿了抿嘴角,泪珠又开始在眼框框里打转。 

瞧见弁丸一副又要大哭的架势,梵天丸连忙蹲下身去。 

他抬头望着弁丸,轻轻地用双手捧住了对方的脸颊;然后,伊达家的帅小伙伸出拇指,温柔地抹掉了小豆丁眼角的眼泪。

“....呜?” 

被梵天丸捧住脸的弁丸十分惊讶,都忘记了哭。 

“嘛....虽然电影里的那些家伙们哄女孩子的时候还会....亲一下.....” 

“这家伙是男生...应该就用不着出这一招了吧...” 

看见弁丸果真止住了哭,梵天丸对自己运用偶像派男主式撩妹法的实践能力感到一阵暗搓搓的自豪;然而,发现弁丸在短暂懵逼后竟然一脸崇拜地盯着自己,他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地收回了手,站起身来。 

“那...说好了哦!接下来,可是要一口气爬到山顶的哦?” 

弁丸用力点点头,做出一个加油的动作。 

“嗯!弁丸一定不会认输!” 


(五)

“巴酱!要两瓶波子汽水!” 

梵天丸从钱包里倒出一大堆100円硬币,仔细的数出8个,交给买汽水的婆婆。 

在经过一番艰苦的跋涉后,他实在是又渴又累,已经完全顾不得小十郎“每天只能喝一瓶碳酸饮料”的忠告了。 

“呐,波子汽水都在这里了哦,自己挑吧。” 

婆婆笑呵呵地为梵天丸打开了装有碎冰的白色泡沫箱,各种口味的波子汽水就全部呈现在他眼前了。 

在挑选了一番后,梵天丸从箱子里拎出两瓶西瓜味的汽水。他撕掉了瓶口包裹着的塑料包装纸,将瓶盖上的按钮对准了瓶口,用拇指用力一摁;只听见“嘭”地一声闷响,瓶口的玻璃珠应声下落,掉在瓶颈,发出清脆的叮当声。 

他就这样连续打开了两瓶波子汽水,然后将其中一瓶递给站在一边的弁丸。 

“喏,喝吧,就当我请客咯。” 



梵天丸和弁丸正并排坐在一条干净的木质观光椅上,默默地喝着手中捧着的饮料。 

虽然是旅游旺季,在两人面前,曾经伫立有高大城堡的青叶城遗迹广场早就没了什么来人。游人散尽后,倒是有几只乌鸦在广场上来回跳跃着,似乎是在庆祝这片空地终于成为了它们的天下。 

不远处的西方天空中,夕阳已经燃尽了最后的余晖,收敛起全身的光芒,悠闲地退落到地平线以下;随着橘黄色的云彩渐渐消散,星辰逐渐在城市上空显现,拉开了夜晚的序幕。

当两个孩子抵达山顶时,他们期盼能够看到的海景,也早已伴随着日落,融入到苍茫的夜色之中去了。



梵天丸不停摇晃着波子汽水的玻璃瓶身,弄的瓶中的玻璃珠叮叮作响。 

“最后还是没能看到呢,大海。”

虽说有预感到结局会是如此,但他却仍旧无法释怀心中的失落。 

向重要的朋友做出了承诺,要带对方看到大海,最后却无法履行诺言——这样的糗事让一向爱面子的梵天丸感到又懊恼,又无地自容。 

这样break自己的promise真是一点都不cool呢,他沮丧地想。

正当梵天丸沉浸在自己的窝囊情绪之中,弁丸激动的叫嚷声吸引了他的注意。 

“梵天丸殿下,快看那边!有一座雕像哎!” 

顺着弁丸所指的方向,观景台东南侧的松树背后,确实可以见到隐约的灯光,以及一座立于高大石墩上的雕像。 

“哦。” 

听见弁丸大惊小怪的叫喊,梵天丸只是兴趣缺缺地应了一声。 

但是,精力充沛的真田小子并没有被梵天丸的消极情绪所影响到;他立即从长椅上跳起,朝着不远处的雕像欢快地跑去。 

瞧见弁丸兴冲冲地样子,梵天丸极不情愿地从长椅上站起来,慢悠悠地跟在小伙伴后头。 



“哦—!没想到这里竟然有这么帅气的雕像,这位头上顶着大香蕉的武士殿下!”

已经站在雕像面前的弁丸愉快地朝梵天丸回过头来,大声赞叹道。 

在两个孩子面前的,是一座全副武裝的武士骑马像。 

在景观灯光的照耀下,威严的武士身着考究的盔甲,头戴一顶配有狭长三日月装饰的夸张头盔,手握缰绳,驾着迈开一步的骏马;虽然武士的面容已经苍老,但是他骑马时姿势挺拔有力,仍旧显得气宇轩昂。他微微低着头,即好像在眺望远处的仙台城,又好像在注视着眼底的两个小家伙。 

若是观察的再仔细一些的话,便可以发现,雕像中的武士如同梵天丸一样,右眼配着眼带。 

“那....那是什么奇怪的形容啊,头上顶着大香蕉什么的....蠢死了啦!” 

听了弁丸的形容,梵天丸撇过头去,满脸黑线地吐槽。 

“呜.....” 被斥责的弁丸有些委屈地嘟了嘟嘴,“弁丸只是如实描述了而已...毕竟,在下并不认识这位武士殿下啊...” 

他歪过脑袋,对梵天丸嘿嘿一笑。 

“所以....梵天丸一定知道吧,这位武士殿下的名字!” 

“....啊,知道哦。” 

梵天丸将双手插进了裤子的口袋。 

他低下头去,漫不经心地用鞋尖撬动着脚下的石块。 

“这家伙叫...伊达政宗,战国时期统治整个奥羽的大名,仙台城的建造者。” 

“不要被吓到哦,但是我和他....有着一样的名字。” 

“哇!” 

弁丸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这位政宗殿下.....是您的偶像吗!好厉害!!” 

他由衷地赞叹起来。 



看着弁丸满是的崇拜的眼神,梵天丸忽然感到一股没有来由的烦躁感;他用力一踢,将鞋前的石块踹出好几米远。

“才不是什么偶像呢!” 

他一边大声地反驳着,一边迅速转过身去。 

“这个名字啊,根本就是个诅咒吧!独眼的诅咒!” 

说到这里,梵天丸默默握紧了拳头。 

“但是啊....那家伙的话,就算是失去了眼睛,也还是成为了很强的大名!” 

“而我的话,再怎么看,也只是一个毫无长处的小孩而已,既不会率领军队,也不会建造城池,连自己都无法保护....”

“这样的我,想想都令人扫兴。” 



夏日的夜晚,气温仍旧燥热,倒是蝉鸣终究少去了一些。

梵天丸背对着弁丸,将手臂轻轻搁在观景台栅栏的横杆上,眯起了眼睛。 

在他的面前,入夜的仙台市正一点一点地被灯光照亮。近处的东北大学校园与国际会展中心,沿着广濑川分布着的大片公寓与居民住宅,繁华的中心商业区,还有那隐约可见的仙台站大楼,在无数街灯与车灯的串联下,形成了一张巨大的灯光网,倒映在梵天丸的视网膜上。 

寂静的夏夜里,面对繁华都市的万家灯火,梵天丸越加感受到了自己的软弱与孤独。 

他低下头去,疲倦地将脑袋埋在胸前。 



“才不像是您说的那样呢!” 

忽然,梵天丸的身后响起了一个微弱却坚定的声音。 

他回过头去,看到弁丸正一脸认真地注视着自己。 

“梵天丸殿下才不是毫无长处的小孩子呢!” 

面对有些惊讶的梵天丸,弁丸跑上前去,握住对方的衣角。

他的双眼仍紧紧盯着面前的男孩。 

“会投能动来动去的棒球*,售票机显示着英文也能买票,还能用手机去抓口袋妖怪,这样的梵天丸殿下超——级帅气的,简直和papa一样帅气!” 

“和您在一起,弁丸看到了好多从来没有看到过的东西,真的好开心,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 

说到激动处,小不点儿微微皱起了鼻子。 

“所以说.......” 

他的肩膀一抖一抖的,像是要把所有感情全都一股脑儿地释放出来—— 



“弁丸啊,可是超级、超级喜欢梵天丸殿下的!!” 

“因为喜欢,在下希望能看到您开心的表情啊!” 



听完了弁丸的话,梵天丸慢慢别过头去。 

“喂...你这家伙,说的都是真心话吗?” 

他小声询问弁丸,却又像是自言自语。 

“呜,弁丸才不撒谎呢!” 

虽然说话的时候已经带上了鼻音,弁丸仍旧不依不饶地盯着自己的伙伴,大声地回复道。 

“喜欢您这种事情,不需要撒——” 


“我也喜欢你哦。” 


“哎?” 

没有听清楚的弁丸歪了歪脑袋。 

“我.....我说,我也喜欢你啦,笨蛋!!” 

梵天丸闭上了眼睛,用尽全力将这句话喊出了口。 

“虽然又迟钝又爱哭,但是对你啊,我就是怎么也讨厌不起来!!当你在身边的时候,我总觉得,就算是自己,也能做很了不起的事情!!” 

“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是我也.....好喜欢、好喜欢你啊!!” 

梵天丸的脸颊已经因为害羞而烧的通红,但他还是努力地转过头来,直视弁丸的眼睛。 

“虽然....现在的我,只是这样而已.....” 

“但是啊!如果,这是你的期待的话......” 

“那我一定会成为一个更cool、更快乐的男人,让你更喜欢我啊!!!” 



弁丸呆呆的注视着梵天丸仍旧一片通红的脸蛋,似乎也是被梵天丸突如其来的“告白”给吓了一跳。 

然而,他很快便回过神来,非常满足地向梵天丸露出了一个巨大的微笑。 

“嗯!!弁丸期待看到哟,更帅气、更快乐的梵天丸殿下!” 



(六)

“虽然有点可惜,但是今天.....大概是看不到大海了吧。” 

梵天丸从政宗雕像前的石階上站起来,掸掉裤子上的灰。 

在他的头顶,天空已经完全黑透,如同深藏青色的绒布,将大地包裹着。 

虽然没有看到大海,但是能够和弁丸一起经历这一场跌宕起伏却又乐趣横生的冒险,现在的梵天丸终于感到了一份满足。 

他回过头来,将一只手伸向仍旧坐在石阶上的弁丸。

“嘛。既然时候也不早了,那就一起回去吧?” 

“嗯!走吧!” 

弁丸握住了梵天丸的手,愉快地跳了起来,准备和梵天丸一起离开青叶城观景台。 



然而,才刚走出了两步路,弁丸就停住了脚步。 

“等一等,梵天丸殿下!” 

他拉住了梵天丸的手。 

“哎?怎么了,忘记东西了吗?” 

梵天丸回过头来,疑惑地问道。 

“不是哦!” 

弁丸使劲摇摇头。 

“但是....在下好像听见了,一些奇怪的声音……”

他一脸认真地看着梵天丸,似乎想取得梵天丸的认同。

“你....你.....你啊,可别吓我啊,这大晚上的,哪来什么奇怪的声音!” 

弁丸的话让一向惧怕鬼故事的梵天丸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真的哟!” 

和梵天丸相比,弁丸似乎并不惧怕这些民间传说中的灵异生物。 

“不信的话,您把眼睛闭起来,再仔细的听一听!” 

一边说着,小家伙就自顾自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全神贯注地聆听起来。 

“你这家伙搞什么嘛,疑神疑鬼的!” 

虽然嘴上还在抱怨着,梵天丸还是和弁丸一起闭上了眼睛。



闭眼的一刹那,无边的黑暗便从四面八方向梵天丸袭来。

失去了右眼以后,梵天丸曾经疯狂地恐惧过这样的黑暗。

那是他最痛苦的日子吧——手术刚刚结束的那段日子里,他及其不习惯这个突然只剩下一半的世界,以及右侧那一份充满不安的黑色空洞。病床的一侧,医生在不停地向身边的父母解释着伤口愈合的问题,以及视力基本不可能恢复的噩耗,然而他却全然不想去听。 

因为独眼的缘故,梵天丸曾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敢入睡;即使在困倦感无法抵挡的时候,幼小的孩子依旧会奋力争大右眼,不要睡去。 

他是多么地害怕啊:如果,在某一个清晨,当他再次从梦中醒来,睁开左眼,却发现左眼所看到的景色和空洞的右眼一样,只有永无尽头的黑色,那他该怎么办呢? 

他无法想象,自己完全失去这个世界一切景色的那一天。

然而,此刻的梵天丸,在闭上双眼后,却并没有感受到强烈的恐惧与不安。 

当视力完全消失后,他的其他感官正变得更加灵敏。他能感觉到,在他前方的不远处,灌木丛间传来某种昆虫有节奏的鸣叫声,被炙烤过的大地正在他的脚底慢慢的降温;夏夜特有的浪漫气息被阵阵微风捎起,贴着他的脸颊吹拂而过,而他的掌心中,弁丸的小手正散发着温暖的热量。 

那一份热量,让他感到安心。 

当心情渐渐平静下来,梵天丸终于听见了,弁丸所说的声音。 

起初,他听见声音很小,如同老旧的大宅中老鼠发出零碎声响;当他更加努力地去聆听,那些微弱的声响,竟也慢慢变得清晰起来——他听见了鼓声,音乐声,人们欢快地聊天歌唱的声音,以及—— 



“是烟花啊!” 

年幼的孩子如同终于醒悟一般脱口而出。 



梵天丸的话语刚落,远处的东方天空中便响起了一阵如同口哨般的呼啸:紧接着,伴随一声“嗙”的爆炸声,一朵绚烂的烟花就这样华丽地绽放了。 

听见来自烟花的巨大声响,弁丸惊喜地回过头去。 

“哇.....” 

在他的视线中,四五朵巨大的烟花排成一排同时开放,场面美丽而壮观;火药燃烧殆尽后,闪闪发光的烟花穗子如同流星雨一般洒落下来,将整个夜空都照亮了。 

那样的场面,真是唯美极了。 



然而,弁丸所看到的,似乎还不只有烟花。 

在此升彼落的烟花花海中,他全神贯注地盯着烟花升起的方向,似乎在努力辨别着什么;经过一番努力后,他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景色为何物。 

“梵天丸殿下!!” 

“快看!!快看那边!!”

“那是大海吧?!” 

“哎?!” 

还没等梵天丸反应过来,弁丸就已经拽着他奔向观景台的边沿。 

“看!!就在烟花的下面!!!” 

那确实大海啊。 

随着弁丸手指的方向望去,五光十色的烟花表演下,正是泛着点点光芒的太平洋;浩瀚的大海,连同它那蜿蜒绵长的海岸线,全都被绚烂的烟花所照亮,呈现在两个孩子的眼前。烟花梦幻,而海浪打着卷儿,争相奔向陆地;一阵阵泛着白沫儿的海涛,映照着来自漫天花火的颜色,竟也变得斑斓起来。 

在烟花的帮助下,两个孩子想要看到大海的愿望,就这样不期而至地被实现了。 

“梵天丸殿下,这真是太——棒了耶!” 

“弁丸终于看到大海了!” 

望着眼前的烟花和海浪,弁丸不厌其烦地向梵天丸叙说着。

“太厉害了,这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 

“是啊,简直...就像做梦一样...” 

梵天丸喃喃地回复。 

他偏过头去,默默地看着身边的小不点儿。

多不可思议啊。 

这孩子的眼睛,是真的蕴藏着漫天星空吗? 

即使在黑夜之中,只要有一点光亮,星光也好,来自城市的隐约灯光也好,哪怕是来自远处的烟花那一瞬即逝的光芒,在那对闪亮的瞳孔里,如同星辰一般的闪光总是存在着,似乎永远都不会消退。


那一刻,梵天丸感到,全身都充满了希望的力量。 

他朝弁丸露出了一个充满喜悦的的微笑。 


“太好了,终于带你看到大海了啊。”

Fin.


注解:

会动来动去的棒球,灵感来自当时看钻A的时候,泽村荣纯投出的、看上去像是直线球但实际上却会不断减速并变化位置的变动球。不仅在动画中,在实际的棒球比赛中,这样的球也极难接到——荣纯的原型、日本传奇投手泽村荣治,就曾凭借这样的变动球,一路安打到美国职棒大联盟(Major League Baseball)。


呜呼, 总算写完了,这里是迟来的下篇!

因为八月份事情变得多起来,有些匆忙的将下篇扫尾了,逻辑和文笔大概相比上篇会有很大不足,伏笔似乎也没能很好的圆满,望见谅呀。

故事的本意,是希望重生在现代的梵天丸,能够实现当年瞎哥没能实现的愿望,带着弁丸(小杏花)看到大海和仙台城。


当时去白石城游玩时,看到了许多和幸村相关的资料,就好像这个人真的曾经在那里生活过一般;当时还挺感慨的,这样想着,如果幸村能够活着来到白石、来到仙台,看到这里美丽的景色,安祥地度过一个愉快的晚年,而不是牺牲在战场之上,和自己的家人生离死别,那该多好啊。

我无意改变历史中真田幸村的生活轨迹;在我看来,他在大阪一役中壮烈的结局,使他成为了名号“日本第一兵”的真田幸村。但是,作为一个编故事的人,我希望自己能弥补心中的他和瞎哥一份遗憾,让他来到他的子孙后代繁衍生息的土地上.....和瞎哥百年好合(等等?!)

嘛,在这里也很感谢痴情的瞎哥和男友力max的片仓老公团友情赞助,帮助仙台真田家度过难关啦~


那么,这个小文章到这里就完结了,感谢你的阅读~ˊ_>ˋ

评论(10)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