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manium

日常忙忙忙/人生没着落的废柴研究生/时差党/猫奴/战B-苍红/HP-德罗/守望-麦源/梦工厂-Frostcup/ Dunkirk-空军组、午安组、担架组,欢迎勾搭~

对真田丸19回“恋路”预告评价


     今天早晨刷微博的时候,很邪乎的看到了一条关于真田丸的剧透:

“真田幸村参战大坂的理由有很多种,不是单纯的某一种在作用,而是多种因素杂糅在一起造就的结果。无论是为了父亲未竟的心愿,还是对丰臣家的忠义,或是贯彻自己身为武士的信念,证明自己不愧为真田一族的能力,为了出人头地,甚至是为了钱,我唯独不能接受的是为了一个女人,那我只会觉得他死了活该。”

     瞬间秒懂了,预想成真了,信繁和茶茶好上了!!!(剧透一脸)

     原po是一位笔者我很敬佩的真田迷妹,真的是在用生命在刷真田一族的历史狂人,作为一位史宅这样的人我一直都是很敬仰的。在以前写过的一篇小文章里,我也表示过与原po相同的观点,认为真田信繁(幸村)参加大阪夏之阵的理由有很多种,不是单纯一种在起作用;而且,我个人还发表拙见认为,丰臣一族对于信繁的恩情,在他加入大阪一战的原因中,所占的比重应该是相对较小的。

     但是我倒是挺能接受,在真田丸中,浅井茶茶也成为了信繁在1614年的秋天踏上大阪旅途的原因之一--信繁和茶茶之间,有或者曾经有过一段感情。

     下面是我支持这个观点的原因。

      首先讲历史。众所周知,在秀吉的众多妻妾之中,唯独茶茶为秀吉诞下了子嗣,鹤松丸和拾丸(秀赖)。为什猴子的那么多妻子都没成功生下小孩,却偏偏是茶茶呢?Furthermore,秀吉只有140公分且长得挺丑,而秀赖却是一个有着185cm的白净美男子--就算织田家和浅井家的基因再好,这个强烈的遗传学反差也很想让人问一句:这娃儿真的是亲生的?!不去考虑老年得子开心的连自己被戴/绿/帽都不管不顾的猴子,如果连我这样的ky都意识到了这事情有点不对,真正的历史学家们应该也早就有所考量了吧:有一些夸张的史学说法称,在茶茶身边,能够作为秀赖亲生父亲的“嫌疑人”可能不下10人;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当时茶茶的绯闻男友,还真是挺多的。那幸村是否也可能成为茶茶的“绯闻男友”之一呢?很遗憾,因为不懂日语,我没有办法直接就这个问题考察日语文献;但是就网络上得到的信息,我还是作出了一些相关的推理。让我们先来看看茶茶在大阪的活动记录。茶茶于1583年来到大阪,于1588年嫁给猴子,成为西之丸夫人。她在15⑧9年时生下了鹤松,而鹤松却在1591年夭折;1592年,文禄庆长的间歇期,她再次怀上了秀赖,而秀赖在93年的8月诞生,成为了丰臣政圝权的继承人。现在,让我们再看看信繁在大阪的活动记录。信繁于1585年来到大阪,极有可能在那时结识了还只是被秀吉收养着的茶茶;从1585年到1588年茶茶怀上鹤松之时,信繁也一直在茶茶身边活动,直到90年小田原征伐回到父亲的上田城。在1592年(茶茶怀上秀赖)时,信繁作为秀吉的近侍留在日本,和秀吉一起坐镇名护屋城,直到93年八月;因此,在茶茶怀上秀赖时,信繁仍旧非常可能呆在茶茶的身边活动!从这个时间线来分析,信繁让秀吉喜当爹的可能性真的是有点大哦?!

       当然,历史也有很打脸的地方。在野史中,秀赖的亲生父亲是幸村的传言并不多;多被指出是秀赖亲生父亲的人则是大野治长,茶茶的乳圝母大藏卿局的亲生儿子。大野治长与茶茶自小是青梅马,当信繁来到大阪时,他们俩应该已经彼此喜欢了很久;在大藏卿局的协助下,治长和茶茶幽会并怀上鹤松,也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事(茶茶的乳圝母自然希望嫁给秀吉的茶茶能够在大阪更有地位;那么让茶茶生下孩子会是最好的办法啦)。鉴于我没有找到大野治长是否出征朝圝鲜的史料,关于他和茶茶怀上秀赖之间的联系无法分析,但我个人认为,在庆长一役中,大野治长极有可能也是像信繁一般,留在了秀吉(和茶茶)的身边。在秀吉临终前的庆长4年,多部史料有记载,大野治长有尝试带茶茶逃离大阪,对抗秀吉将茶茶许给家康的遗言,也说明了治长对于茶茶的感情并不一般。大阪冬之阵,家康讨圝伐秀赖时,面对幸村主张直接迎战,大野治长却主张讲和以保命,在冬之阵讲和的过程中接受处罚以换得茶茶不成为德川方人质的权利;在夏之阵之前的一天,他还将秀赖的妻子千姬送回德川家,希望求得丰臣母子不受伤害(当然没有成功,最后大野治长随同秀赖母子一同自尽)。从这些记载上来看,大野治长对茶茶的感情似乎比幸村要来的更深刻些;当幸村主张要靠战斗来维护“丰臣”一名,治长更多的是希望能够保下茶茶和秀赖的性命,这更符合一个丈夫和父亲的思维方式(当然也不排除大野治长就是太软弱、只能靠讲和来活命的可能)。

       既然历史对于“信繁和茶茶是否有一腿”这个问题并没有给出很明确的答案,那我们转战下一个问题:作为一个编剧,三谷先生是否可以编纂出一个桥段,让信繁和茶茶来一段情史呢?虽然不知道日本宪法里包不包括“言论自圝由”这么一条保护法,就其他大V们对于茶茶的爱情故事的瞎逼改法,也可以得出结论,三谷大大这么做挺正常!毕竟,比起把茶茶的绯闻男友配成德川家康(山冈庄八)或者石田三成(NHK军师官兵卫、独眼龙政宗--看嘛,NHK随便牵线搭桥是有传统的!),把茶茶和信繁配成一对儿还是挺养眼的啊!值得注意,茶茶和幸村同出生于1567年(是的!出生于1567年的不仅仅是应“早生二十年”的伊达政宗!),是不折不扣的同龄人;茶茶自幼便跟随母亲阿市辗转他人篱下,而遇到了被送到大阪作为人质的信繁。美好的少男少女的初遇,由于相似的境遇暗暗的产生了情愫,性格与气质独特的茶茶的出现填补了信繁失去阿梅心中的空缺,但是介于猴子对于茶茶的追求却不能够自圝由发展,最终只能被压抑---电视剧常用套路啊,故事讲得好的话可以从女性观众哪里得到一票的收视率,何乐而不为?

      最后,来谈谈战国大英雄真田幸村为了一个女人出仕大阪之阵并且最后牺牲,是否“死得活该”的问题。在最开头我便说明,我也不太支持幸村为了他和淀夫人(茶茶)的地下恋情这种单一理由去参加大阪夏之阵;但是在我看来,如果幸村在历史上真的喜欢过茶茶,他将“为心爱的女人一战”这样的心情作为出仕大阪的理由之一,又有何不可?在西方历史上,“幸村为茶茶出战”这样“下属恋上上司的爱人并为之卖命”的桥段,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骑士精神”。著名的亚瑟王圆桌骑士兰斯洛特与亚瑟王之后桂妮维雅,还有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lancer迪尔姆德和他的爱人格兰尼之间的故事,都属于骑士精神的形容范围内。在西方文化中,骑士精神是非常受到追捧的,在今天人们仍旧广泛使用这个词,以作为“有风度的男子保护女子”行为的一种象征词。那为什么幸村就不能拥有一点骑士精神呢?他也是男人啊,拥有七情六欲和爱恨情仇,为何就不能有那么一点为了心爱的女人去战斗的心思呢?与其去批评三谷幸喜随意篡改历史,我倒是有些喜欢三谷大大的这种改编法---他不再将信繁拘束在那个立在上田城车站门口的石雕那般的“悲剧英雄”的固定形象中,而是赋予了信繁平凡人的感情:神话一般的日本第一兵,也为爱情而苦恼过,也曾在做出后世震撼日本的那个决定时,为自己曾爱过却永远无法在一起的一个女子发出过一声叹息。说真的,比起一个永远都理智、英明、勇敢不屈的信繁,我更喜欢一个作为“人”而存在信繁---他也是经历了各种各样的苦涩和迷茫,才会达到他最后所有的高度啊。

      最后的最后,我还要稍微聊一聊茶茶。很多战国迷估计都很讨厌茶茶,认为她是一个虚荣而又没有羞耻心的妇人,由于她的愚蠢固执导致了丰臣政圝权的倾覆。但是我却意外的很喜欢茶茶。确实,茶茶也许是为了虚荣而嫁给了可以当他爹的秀吉,简直是战国时代的奶茶妹妹;她固执的和德川家康对抗,最后落得惨死的下场。但是,批评茶茶的人可曾想过,作为织田市的女儿,看着父亲和继父接连被杀害,母亲悲哀的随着胜家一起自尽,妹妹们从小就被作为棋子下嫁未曾谋面之人,“用权力掌握自己的命运”这一点,对于她来说是多么的重要?在我看来,茶茶是聪明而敢于冒险的;在西方文化中,她酷似亨利八世的第二任夫人安妮博林,通过与太阁的婚姻与诞下继承人拿到实际权力,来保护自己,不作一个命运任人宰割的女人,像母亲那样绝望地活下去。另外,在对抗德川家康这一点上,我也理解茶茶的选择。要知道,茶茶与丰臣派其他人最大的不同,就是她是秀赖的亲生圝母亲;如果投降德川,看看当年自己的丈夫秀吉是如何对待织田家的后裔,茶茶心中清楚,她与秀赖的命运将会如何。不论是为了巩固丰臣家的实权,还是在作出作为一个母亲最后的抗争,茶茶都在死死坚持着。在这一点上,我同情茶茶,同情她作为一个母亲的责任,和作为一个一生都在权利和命运的斗争中想要为了自己而活下去的女人的痛苦和无奈。从这一点上看,我甚至觉得,她与幸村是非常相像的。

      嘛,以上大概就是我对新一集的真田丸发表的一点小看法。因为毕竟所参考的资料不多,尤其是对茶茶那一段儿,对于秀吉死后到大阪之阵之间所发生的复杂争斗我并没有统一了解过,只是凭着个人对于茶茶的印象所作出的总结,所以很有瞎逼的嫌疑,真正的史宅若是不小心看到了这评论,请不要大意的指出我的错误。另外,真田丸毕竟还没演完,茶茶和信繁的关系也还没有盖棺定论,在这里我还是非常期待故事的后续发展的。

     以上。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