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manium

日常忙忙忙/人生没着落的废柴研究生/时差党/猫奴/战B-苍红/HP-德罗/守望-麦源/梦工厂-Frostcup/ Dunkirk-空军组、午安组、担架组,欢迎勾搭~

由真田丸大阪篇预告引发的感想

刚看了雅人叔对于真田丸大阪篇的访谈,信繁终于要进入丰臣株式会社就职了,半泽直树剧情上线(何?),可喜可贺,可口可乐。

在采访中,雅人叔谈到了信繁在大阪的经历,用了“就像个在乡下度过青春期、去都市工作的年轻人,是个进入一家名为'丰臣'的大企业上班的工薪族”这个比喻。

他的原话是:

迄今信繁说的“我该怎么办才好”、 “我将走向何方”,这些台词中多有“我”字,而去大坂之后,不知是不是因为成为庞大组织里的螺丝钉,“我”字不见了。一直四处蹦跶的信繁,刚刚才安定下来扎根于信浓的大地,就经历了阿梅之死,身不由己地被时代潮流裹挟而去。在大坂,他为周围气氛所制,被秀吉支使地团团转,找不到脚踏实地的感觉,或者说是怎么也找不准自身的步调。

真田信繁,在上田被老爹坑出山、取得第一次上田和战经验值以后,在大阪这面新开地图里,又经历了新的迷茫,开始了新的历练。

结合真田信繁,或者说,后来的真田幸村,在战国末期出仕没落的丰臣家,力挽狂澜,创造了真田丸与日本第一兵这样的传奇事迹,大阪篇在整个故事的发展里应该会起到相当重要的作用吧——这几十集的叙事,或许会解释,流放九度山多年的真田信繁,为何会在迟暮之年,选择将自己的生命终结于丰臣这条飘摇晃荡的小船上。

是因为与秀吉之间深深的羁绊,还是与茶茶之间不可言说的浪漫?是三成给予的热切的关注,还是吉继赋予的坚定的首肯?

虽然这只是我拙劣的猜测,但是我认为,最后的最后,真田信繁选择成为那个悲壮的真田幸村的原因,比以上的理由都要再深刻些。

记得挺久以前,在查找关于真田幸村的人物评价的时候,曾经看到过一条类似“真田幸村是对丰臣尽了盲目愚忠”的评价。

事实上,我也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

难道真的一定要为对德川的憎恨和对丰臣家族的感恩而去死吗?难道为父亲和岳父报仇雪恨,就真的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吗?所谓的“大义”,真的值得这样的付出吗?

这样的武士道,让我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但现在想来,我相信,信繁追随秀赖的原因,绝不该是那么空虚而悲哀。

他是那么铿锵的一个人,他不想就这样被打倒啊。

明明好不容易在大阪的大风大浪中学会了稳住了脚跟,明明好不容易在一次次危机中习得了父亲的用兵妙计,明明好不容易才从年复一年的迷茫之中,终于寻找到了,那一条属于自己的路的啊。像这样一辈子在历史的风雨中飘摇流浪,被他人的决定所左右命运,怎么可能甘心呢?!

虽然也许已经有些晚了,但是,他还是想要创造,那一场真正属于真田幸村的人生啊。

在对真田幸村出仕丰臣秀赖这件事上,许多人都认为,幸村是抱有悲观主义态度和必死的觉悟的;然而,在这里,我斗胆否决——至少在一开始,幸村对于出仕丰臣,不应该是一场策划好的自我毁灭,而应该是抱有很大的希翼的奋起一击。

当然,这份希翼大概不是寄托在丰臣秀赖身上,而是寄托在他自己身上。

奋力逃离九度山,真田丸的建造,大阪冬之阵的辉煌战绩,他无时不刻都在用他的行动说明着,他不想就这么轻易放弃——他希望,自己能良好的运用继承于父亲的战略头脑,从三成那里习得的调配能力,还有流放十四年中日夜不断的兵法钻研,发挥如今丰臣仅剩的力量,去挑翻德川这口千斤大鼎。

战国大将真田幸村,这是他最后所看清的、要用自己的步伐所走向的终点,这是真田的野望!!!

从今天的角度看,真田幸村面对德川家康的战斗,与《下町火箭》中中小企业佃制作所奋起反击大型公司中岛工业以求得独立生存的故事情节,还颇有相似之处呢。

很多人认为,“真田幸村”这个人物的功绩,后世夸大的成分太多,其本人并不值得这么高的追捧,对于这一点我并不反对;但是,当抛开一些虚无的歌颂和夸大,而去探寻真田幸村真实的本心时,我觉得,这个人物,即使在今天,仍然很值得琢磨借鉴。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