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manium

日常忙忙忙/人生没着落的废柴研究生/时差党/猫奴/战B-苍红/HP-德罗/守望-麦源/梦工厂-Frostcup/ Dunkirk-空军组、午安组、担架组,欢迎勾搭~

Die Fessel (四)

苍红#


“佐助....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幸村突兀的站在那里。

大概是刚结束训练又想着快些回家的缘故吧,他随意的把詰襟校服披在背上,可以看见内里刚换上的白色T-恤衫。

他的表情是似懂非懂的迷茫。


“旦那!”佐助焦灼的呼唤幸村。

然而政宗的速度更快。他一个箭步冲上前去,还没等幸村反应过来,便握住了幸村的双肩。

他用了很大的力气,将幸村背在单肩的球包都碰到了地上。


“伊达....政宗!你要干嘛?!”

面对忽然冲过来的政宗,幸村短暂的一愣。但他随即抓住对方的小臂,挣扎着想要把他推开。


然而伊达政宗并没有想要松手的意思。

他单纯的、近乎固执的抓着幸村的肩膀;他的视线牢牢封锁住幸村的全部注意力。

从他的独眼中,幸村看到了与自己的动摇不定所截然相反的感情。


幸村本能地想要后退,却被政宗抓的更紧了。


“真的。那家伙说的都是真的......”

“虽然是真的,拜托你听我解释,这绝不是事情的全部!!”

他朝幸村低吼道。



“喂!”

看见政宗朝幸村冲去,佐助自然想要制止。但他刚要上前一步,却被人按住了左肩。

“谁?!”

佐助猛回过头去,瞪视来者;他以为是那独眼龙的龙之右目终于前来护主。

但他的愤怒却在看清来人的一刹那变成了惊愕。



“佐助哟。”

是老者沉稳而又充满经验的声音。

“老夫麾下之人,遇千难万险心境皆不动如山,你何时竟变得如此莽撞?”

武田信玄轻轻拍打着佐助的肩膀,愉悦的大笑起来。




“御馆.....您怎么也在这里?”

佐助有些心虚的问道。

“啊......老夫将汽车钥匙遗忘于公务桌上,便折返来欲将其取回。正走到门前,却遇见你们三人在此争吵,于是便前来看看。”

信玄平静地回答。


佐助叹了口气。

他默默的踱回半步,退到了信玄的身边。



于是,武田信玄转向训练营大厅另一侧的两人。

“Ah……武田的大叔,正如你所见,我和幸村有些私事要谈,请你和那个烦人的保姆猿飞不要妨碍我们,you see?”

见到不请自来的信玄,政宗又摆出了了一贯嚣张跋扈的态度;但若仔细倾听,便可发现他语气中夹杂着微妙的警惕感。

“独眼龙伊达政宗啊,”信玄双手架于胸前,颇有精神的对着面露戒备之色的政宗宣布,“毋需紧张!你们年轻人之事,我全然无意插手。既然你有什么想对幸村说的,就尽情去说吧。”


“可是教练——”

另一边,幸村有些慌了神。


信玄自信地望着自己的爱将;虽然他对幸村的教导一向严格,但是他对幸村也一直充满着信任。

“幸村哟!”

他呼唤幸村的声音中气十足。

“你可不能过于天真了!人生中的对峙非比球赛攻门,凭好的脚法便可以晃而避过;若想从中解脱,回避藏匿只是权宜之计,直面它的这一环终是必不可少。”

“幸村哟!” 他再一次大声的唤起这名字,“师出我武田之门,你想必明白,想要战胜对手,就必须就必须先要有学会战胜来自于自身的恐惧和迷惘的觉悟!”

“拿出你的勇气来,你一定可以做到的!”



起初,幸村似乎还想要辩解些什么;待信玄将话说完,他倒也乖乖地沉默下来了。

来自信玄的鼓励明显给予了幸村面对政宗的底气。况且,冷静一想,这是他头一回遇到以脾气臭屁而闻名的伊达政宗以如此迫切的口气请求些什么;拒绝这样的请求,幸村也于心不忍。


“好吧……独眼龙,你想要在这儿谈还是去更衣室?”

轻轻的抓了抓后脑勺,幸村做了个小小的深呼吸,抬头问政宗。



信玄重新转向了站在背后的佐助。

“那么,佐助,你就随我到外头去吧。”


TBC.


春季学期....好忙.....快狗带了.......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