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manium

日常忙忙忙/人生没着落的废柴研究生/时差党/猫奴/战B-苍红/HP-德罗/守望-麦源/梦工厂-Frostcup/ Dunkirk-空军组、午安组、担架组,欢迎勾搭~

Die Fessel (二)

#苍红#

幸村的面前是一片较为开阔的地域。

他对这片电影布景似的平原地带并没有什么深刻印象;记忆里,即使是他那以自然闲适而出名的故乡上田,这样看不见任何建筑物的平原也不多见。

幸村骑着一匹枣红色的高头大马,手握朱红色大千鸟十文字枪,威风凛凛。在他身后,百千来个穿着火红盔甲的骑兵整齐列阵,紧握马缰,在马上严阵以待。

骑兵的背后都竖着和盔甲一色的火红阵旗,旗上整齐的印着六枚黑色的方孔铜钱。



起初,天色仍旧灰暗朦胧,平原上笼罩着一层浓雾。

光线这么不充足,大概是还没有完全天亮的缘故吧,幸村猜测着。平原的另一头,马匹的喘息和金属的碰撞声隐隐约约透过雾层传来 —— 看样子敌方也已经在那里集结了兵力。

幸村握紧了枪,屏息倾听着对面的动向。



幸村的猜测没有错。

虽然没有手表,无法知道具体时间,经过双方耐心的的等待,日出确实来临了。随着朝阳缓缓从东方升起,明亮的晨光和晨光所带来的温暖逐渐驱散了雾气。平原的视野慢慢变得开阔而清晰,对面敌军部队的轮廓也显露出来。

幸村终于得以看清楚对方是何来头。



与自己身后的赤备军不同,一眼扫去,平原另一侧的部队一片深蓝。从数量上讲,对方的骑兵似乎更多些;每一个士兵都统一着蓝色小袖,带着甲胄,背后插蓝色阵旗,旗上的徽章像是由闪电聚集而成的漩涡状图案。

在敌军军阵对最前方勒马伫立着的,是敌方大将。

此人身穿靛蓝阵羽织,胸前臂上配有青黑色护甲,头上戴着一顶样式级及倾奇的兜盔——一湾巨大的金色三日月开口朝上镶在盔上。

他腰带的左右两侧各配备着3把太刀。

他的右眼被黑色的眼罩覆盖着。

那股熟悉的恐惧感再次朝着幸村袭来。



冲锋号吹响了。

头戴弦月兜盔的独眼武将狠狠一策缰绳,拔刀便向幸村的阵营冲来。幸村下意识的想要躲避,但是身体完全不听使唤——他松开夹着马肚子的小腿,大喝一声,提枪便朝对方策马飞奔而去。

两方阵营随着主将的冲锋,距离也逐渐缩短。


不要再靠近了。

拜托。

我不想知道你是谁。

幸村想要闭上眼睛,但却完全无法做到。他直勾勾的盯着蓝衣武将驰来的方向,不曾移开过视线。


在他们距离不到十米的时候,两人的战马忽然奋力一扬蹄,向半空中跃起。

对方拔出六爪。

他扬起了他的十文字枪。
他们狂吼着对方的名字,重重挥下武器;

幸村只见六道闪电一般的耀眼刀光,冲向他的面庞——








幸村猛的睁开双眼。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天花板还是他卧室的天花板。侧过头去,床头柜上摆着老哥毕业旅行时开玩笑般送给他的恶趣味长相闹钟,现在正“滴滴”叫个不停。幸村不情愿的从暖烘烘的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来,拍掉了闹铃。

一束阳光从紧闭着的窗帘中间一条窄窄的缝隙里钻出来,投射在幸村的被子上。


幸村轻轻的翻了翻身,调整成仰面向上的睡姿,好像这样的睡姿能帮助他更快清醒似的。他再次从被窝里伸出手来,抓了抓前额的头发。

“楼上的懒虫!!!闹钟响了就赶快起床哦?!!”

姐姐阿松元气十足的声音从楼下饭厅传来。

“已经醒了!!!就来!!!!”

幸村一边大声的回复着,一边慢吞吞的坐起身来。


他还是有些恍惚。


方才,在梦里,在举起长枪的那一刹那,他听见了自己大声的吼叫着“伊达政宗”这个名字。


TBC.





小记:
这里的战争描写是参考了大阪之阵的道明寺一役。

当日大阪附近升起了浓雾,导致真田信繁的部队行动缓慢,没能及时接应后藤基次的先行军。后藤军在人少无援的劣势中被伊达等其他德川方面军所歼灭。而后终于赶到的真田赤备与片仓重长(最终成了信繁的女婿)率领的伊达铁炮队激战,打至平手。

当德川方面水野、松平的支援军赶到道明寺时,没有亲自出战的政宗却下令不再追击真田军,也就是那时信繁对着伊达军大喊了“关东军百万,无一是男儿”的豪语。

.......当然,在这里道明寺役已经被篡改的不成样子了.....战争场面果然还是描写无能......

评论

热度(9)